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孔雀东南飞新剧本周记作文

2019-06-12

孔雀东南飞新剧本周记作文

第一幕(1) 地点:中堂 小姑正给焦母捶背。 本文向您介绍有关《孔雀东南飞新剧本周记》的内容 焦母(翘起二郎腿,态度恶劣):兰芝----- 兰芝(轻声):是。

 焦母(凶狠):不会大声点吗,欺负我年老耳朵不好,是不是? 兰芝:兰芝不敢。

 焦母:不敢最好,给我倒杯茶来。  兰芝:是。 (起身倒茶) 端茶给焦母,手一抖,茶水溅了焦母一身。  兰芝(惊慌):啊,婆婆,我不是故意的。

 焦母(气愤):你这小贱人,笨手笨脚的,想害死我,是不是?还楞在那里干嘛,还不过来给我擦干。

 兰芝:是,是。  兰芝和小姑一起擦。

 焦母:你这贱人,自从你嫁到焦家,就没给我一天好日子过,你这样攻于心计地害我,你存的什么心?兰芝:兰芝不敢。  焦母:哼。

(扬长而去) 兰芝入房。

(2) 地点:房中 仲卿:阿芝,你怎么哭了,心理有事就告诉我啊。  兰芝(转过头来):仲卿,我17岁嫁到你家,每日任劳任怨,却承担不了你家的使唤,你身为府吏,虽能尽职尽责,却尽不了夫妻情义,你说,我留着还有什么用?我还是回去吧。  仲卿(扶兰芝肩):阿芝,你怎么这么说呢?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这事先别说,我找娘谈去。

 兰芝(拉住仲卿):别去了,我心意已决,你去了也没用。 仲卿:不行,我一定要去,我不会让你走的。  (3)地点:中堂 仲卿:娘,孩儿有事跟您说。

 焦母(边喝茶):什么事啊? 仲卿:娘,我不知道兰芝是怎么得罪您的,就算她犯了错,您也不必这么狠心赶她走啊。

 焦母:赶她走?那贱人又跟你说什么了? 仲卿:娘,兰芝她不是贱人。

 焦母:我可没说要赶她走,她要走,算她还有点自知之明。  仲卿:娘,兰芝乖巧伶俐,怎么会惹您生气呢? 焦母:儿啊,你就别在执迷不悟了,这女子不守规矩,行为总是自做主张,我早已心怀不满。

听为娘的话,别在留恋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 一只花,东家有个叫秦罗敷的女子,体态可爱,我已替你说媒去了----- 仲卿:娘,您别说了,如果您休了兰芝,我将誓死不娶。

 仲卿拜了母亲,就回房去了。  第二幕(1) 仲卿:阿芝,你放心,我是不会休弃你的,可是母命难违,你先回家小住,我到郡府回来之后,定去接你。 你暂且受点委屈,别忘了我们的誓言。

 兰芝:你别说了,自从我嫁到你家,举止行为都不敢自做主张,没想到被赶回家,我怎么有脸再进焦家门。

我出身微寒,配不上你。 我决定走了,也许我们不会再相见,但请你永远记得我。

(掩面而泣)(2) 时间:第二日 地点:中堂  兰芝(上堂拜焦母):婆婆,兰芝走了。

 焦母爱理不理。

 兰芝:我从小没有受过三重四德教育,无法好好侍奉您,实在愧对焦家,你嫁过门来,还受您那么多彩礼,实在惭愧。 我走了,家中的事就劳婆婆操烦了。  焦母不搭理,心中暗喜,下堂。

 兰芝:小姑,今此一别,难再会面,你要尽心照顾婆婆。

 小姑(抹泪):嫂子,我会的,你放心吧。  二人抱头痛哭。

 (3) 仲卿在前,兰芝在后。

 仲卿(附在兰芝耳边):我发誓决不离开你,你先委屈一下,我去了郡府,定会回来接你,我指天誓地决不辜负你。

 兰芝:相公,承蒙你记得我,也希望你会来接我。 你若当磐石,我愿做蒲苇相依,我们誓死情不移。 只怕家兄性情暴躁,不会如我所愿。

 仲卿:别担心,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一定会的。 (握紧兰芝的手)二人相拥离别。  第三幕(1) 兰芝回到家中,见刘母。  刘母(吃惊,拍手):阿芝,你怎么不请自归,你一向乖巧,如今被休,究竟 是犯了什么错? 兰芝:娘,孩儿一言难尽,您就别问了。  刘母无语,抚兰芝头。

(2) 媒人(摇扇):我说刘老太啊。

(掩面笑) 刘母:呦,是张妈啊。  媒人:告诉您一件天大的喜事,县令的三公子看上了你家兰芝。

 媒人(拉过三公子):您看看,人家可是一表人才,口才又好,这么好的郎君 上哪去找?(掩面笑) 刘母:这事,我得瞧瞧。

(入兰芝房) 刘母:阿芝,这事你就应下来吧! 兰芝:娘,我离家时,和仲卿有誓在先,我不能违誓,这事以后说吧! 刘母(出):张妈,寒门生了这个不幸的女子,才出嫁没多久,就被休了回来 说来惭愧,怎敢高攀呢?你再去打听打听吧。  媒人(摇扇):三公子,我们走吧-------- 三公子:啊,张妈,就这么走了------二人无奈的走了。 (3) 媒人:太守爷,我可是碰上了一个奇女子。

那女子才貌双全,古今难寻啊。  太守:哦?果真有此女子,可曾婚否? 媒人:已结婚过一次,但已离婚。

 太守:本官有犬子五郎,娇美文雅,尚未婚配,那就劳张媒人跑一趟,替本官提亲,如何? 媒人(喜):好好好,我这就去。

(掩面笑)(4) 数日过后 媒人:刘老太,这下您可有的乐了,太守有意将你家兰芝嫁给五公子,那五公子,文质彬彬,未曾婚配,这么好的郎君,上哪寻去? 刘母:小女与仲卿有誓在先,老妇怎敢乱言?您还是请回吧。

 兄长(出房):慢----- 媒人:呦,是刘公子啊,有何贵干啊? 兄长:这事就这么定了,张妈,你回去禀告太守,说兰芝已经答应了这门婚事了。

 媒人(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