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一百七十三章 张东之死

2019-05-15

张东没有逃走的机会,那么张东此时,就是隐藏在了某处地方,为的就是等待沈奇露出破绽,然后一击将沈奇击杀!刚刚丢出***的时候,张东没有动手的原因,自然就是当初的情况太危机,沈奇也必然处于全面戒备之中。 一个全面戒备的兵王,哪怕眼睛已经看不到什么,但却也有着对危险的预知,那个时候的张东动手,成功率不足三成!沈奇抬眼扫向了各处,只见此时的这一个地方,不仅仅有着不少的大树,在周围四边,更是有着不少齐腰高的草丛。

张东虽然停了下来,但是这个位置,显然就是他提前预计好的,在这种地方,也正好可以施展他的计划!沈奇一步步的看向各处,试图用眼睛找出一些端倪。

“你觉得,你躲在暗处,就能躲过我吗?”沈奇眼睛一眯,忽然就是扫向了一处。 只见在不远处的地方,赫然是一个长满齐腰草的草丛,只是那里面的草,赫然出现了一点问题。 草丛的一边是一棵大树,大树很大,在大树的后面,完全可以将一个人的身子给彻底隐藏。 这也是附近,唯一一棵可以完全将人隐藏住的大树!如果沈奇是张东的话,一定就会隐藏在大树后面,因为在草丛里面,两秒钟的时间,根本就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整理!沈奇一步步朝着大树走过去,“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就在后面吗?你说,以你的实力,能够打中我?”沈奇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是朝着大树一步步走去。

也就是在沈奇走到草丛一半的时候,从草丛之中,忽然就是伸出来一只手,而在这只手上,赫然还抓着一把**!“可笑!”这一幕的出现,却是沈奇早就已经预料的,那一双原本垂着的手,猛然就是伸了出去。

强有力的手,直接就是将张东抓刀的手给抓住,同时沈奇的脚,也猛地踢向了草丛。

“嘭!”这一脚实实的踹在了张东的身体上,张东的身子,也在此时从草丛里面飞了出去,重重的就是摔倒在地。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张东一脸阴沉的看着沈奇。 “两秒钟的时间,确实没有多少时间整理草丛,但是,你的实力本来就不如我,你唯一的机会,就是隐藏在草丛给我致命一击!”沈奇微微一笑的说道:“所以哪怕你明知道整理草丛会很艰难,但你也不得不拼一波!”张东就是在拼,如果在两秒钟之内,没有将自己伪装好,那么只要被沈奇一发现,张东便没有机会偷袭!事实就是,张东成功了,只可惜,这还是被沈奇给发现了!“绝命反击,我之前也跟你一样,也做过类似的事情,只是我成功了,而你,却失败了!”沈奇摸了摸鼻子笑道。 沈奇越说,张东的神色就越难看,沈奇所说的话,没有半点假话,张东的心思,也彻底的被沈奇猜透!如果是一个熟悉的人,知道张东还算正常,可沈奇不过只是一个刚刚接触过的敌人,却将他直接猜透,这实在太恐怖了!“好!今天我就是想要看看,你这个兵王,到底有没有兵王的实力!”张东深吸了一口气,抓起手中的**,一脸阴沉的就是看着沈奇。

沈奇微微耸肩,身子就犹如一头猛虎,猛地扑了上去。 张东一脸凝重,不退反进,抓着**也冲了过去。 二者在靠近的一瞬间,张东手中的**,直接就是刺了出去。

张东的速度已经极快,但沈奇的更快,在这一刀还未刺到一半的时候,沈奇的手,就已经抓在了张东握刀的手上,接着手中一动,原本在张东手里的刀,不知怎么的,就是出现在了沈奇手中!“你……”张东一脸惊骇的看向沈奇,接着身子就极速往后退去。

张东此时已经可以肯定,这一次自己是真的遇到硬茬,以自己的实力,也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甚至在沈奇面前,自己就犹如一个孩童一般!“该送你上路了!”沈奇微微一笑,手中的**,快速的就是划了出去。

张东想躲,但是沈奇的速度太快,还未等张东反应过来,张东的身上,就已经有了数十道的刀痕,每一道,都深可见骨!最强兵王可以碾压兵王,而连兵王都算不上的张东,在沈奇手里,就当真跟个蚂蚁一般,轻轻松松就能捏死。 随着张东的死亡,沈奇的嘴角,也是不由微微一翘。 到了现在的这个时候,沈奇也总算是解决了这次的危机,而且,通过张东的嘴里,沈奇也知道了黑玫瑰这次找过来的真正原因。

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妖异男子,居然还能是黑玫瑰的亲外甥,这也难怪黑玫瑰会派出七号杀手。

只可惜,黑玫瑰还是低估了沈奇的实力,哪怕是黑玫瑰全部出动,也不是沈奇的对手。 看大张东的尸体,沈奇也是直接打了一个电话给警方,示意他们过来这边处理一下尸体。

做完这一切的沈奇,就是再次回到了村子里面。

此时的村子里面已经来了不少的**,那个中年男子,也在一边不断的跟着其中一名**说着什么。

沈奇没有多管,也没有在这里多呆,回了一个电话给钟婉柔,叫他处理一下这边的赔偿事情,直接就是离开了这里。

另外一边,魔都,四大家族之一的陈家,一个一脸难看的年轻人,就从外面匆匆走了进来。

随着他的走过去,一路上不少的人,都是对着他尊敬的称呼一声陈少爷!“怎么了?一脸难看的从外面回来?”陈家主见到陈少爷回来,脸色疑惑的问道。

“老爸!我在薛明那里被人欺负了!”陈少爷一脸难看的叫道。 “薛明?你在薛明那里,怎么会被人欺负?”陈家主的脸色,渐渐就阴沉了起来。

打他的儿子,也就是在打他陈家主的脸,打他陈家主的脸,就意味着打他陈家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