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刘邦与颜回 不迁怒,不贰过

2019-07-09

刘邦与颜回 不迁怒,不贰过

看到这题目,兴许,有人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刘邦与颜回?咋比?是的,刘邦与颜回几乎是天南地北,生命型态也迥然有别,真要牵扯,确实怎么看怎么怪。 不过,当我读到刘邦一桩有名的故事时,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颜回。

当年,因萧何力荐,刘邦拜韩信为大将,不久,韩信出关中、渡黄河,相继平定了魏、赵、燕,最后又灭掉了雄踞东方的齐国。 此时天下七国,韩赵卫齐楚燕秦,扣除刘邦的关中秦地,扣除项羽的楚国之地,再扣除地小可暂且不论的韩国,其余四国,皆韩信一人所定,七分天下有其四,其功赫赫,其势烜烜呀!这时,意气风发的韩信,踌躇满志,顿觉有本钱找刘邦商量,遂遣使者,告汉王曰:齐伪诈多变,反覆之国也;南边楚,不为假王以镇之,其势不定,愿为假王便。 韩信说了,今我占领齐地,齐地狡猾刁钻,不好管理,南边又与项羽接壤,如果汉王不给个名分,封我为假王(就是代理齐王),很难镇得住眼下局面。 这封信,美其名曰请求,说白了,就是要挟。 刘邦看了信,当场大怒,骂曰:吾困于此,旦暮望若来佐,乃欲自立为王!我在这边都快挂了,眼巴巴整天盼着你来营救,你竟然还趁机要挟,自立为王!张良见汉王盛怒,知道会坏了大事,便踩了汉王一脚,附耳上去,提醒汉王,现在只能顺着韩信的意思,否则,麻烦可大了。

就这样,汉王当下省悟,立刻翻转,遂复骂曰,男子汉大丈夫,既定诸侯,要当就当真王,当什么假王!(大丈夫定诸侯,即为真王耳,何以假为?)霎时间,就把这事给化解了。 这故事好玩,但是,当初我乍地一读,仍不免心惊。

一个人能在间不容发之际,不仅把盛怒抛到九霄云外,还能顺势骂得如此顺理成章吗?可畏呀!别人如何,我不知道;我只清楚,在无数的发怒经验中,我真的没这本事。 这种收放自如的火侯,我还差得远。

我一旦生气,真要才转头,就收煞得住;一收煞住,又能当下游戏变化,这样不为怒气所累,甚至能与怒气相互游嬉,太难了。 正因知道有多难,所以,我才想起了颜回。 大家清楚,颜回是孔门第一人。 称赞颜回,每次都用最高级的字眼,全不管其他弟子听了会是啥滋味。

有一次,鲁哀公问,弟子有谁好学?孔子的回答,也真够狠就颜回一个好学,其他,没了。 至于颜回为什么好学,孔子倒是有个迥异于我们现代思维的说法因为,颜回不迁怒,不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