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斜风细雨不须归(共4篇)

2019-06-13

斜风细雨不须归(共4篇)

高三散文1200字连续数日不停的雨,阵阵斜风,丝丝雨帘,总是交织在灰朦朦的窗外。 夏,虽然被这雨,化成一时的清凉,可,心却无法在喧嚣的尘缘中,在夏的清凉里,获的一种宁静。

雨帘蒙蒙,隐约间似乎会时不时地掠过,一个熟悉而又朦胧的影子。

也许是梦,也许是幻,于是心中又涌动起一阵思潮。 这思潮,有时很浓,有时很淡,这浓淡相间的心情,倒也应了那句“浓妆淡抹总相宜”的景致,于是,就有了想到雨中,去寻找一次沉醉的想法。

打着伞,步出了办公室,回望大楼,轻风细雨窗朦胧,展眼城乡,雾霭迷茫存隐伤,行走山道,山青水绿烟雨斜。

偶尔传来山鸟的啼鸣,哪断续的节奏,似乎在说:“归去,不如归去……”是啊,归去,这是多么渴望的字眼。 疲惫的人们,无时不在期盼着,能有一个远离尘世的地方,建一座真正能收归这颗疲惫之心的寓所。

一抬眼“妙峰寺”的红墙绿瓦,已挡在了面前。

晨钟飘荡,暮鼓回响,那急急的木鱼声,诉说的就是心的归依吧?骤然,脑中又跳出那位曾与我下棋,后又返俗了的那位和尚。 佛语有言“出世容易入世难”,我只是凡人,无法知道是“出”为归,还是“入”为归?看着漫天淅淅漓漓的雨,脑中又跳出一句:“斜风细雨不须归”。

其实,归与不归,也只不过是一种形式,人不一定就要吊死在形式之上。 看世上芸芸丛生,很多痛苦都是因为自己将自己禁固在某种形式之上,而让自己不得超生。 管它风雨满城也好,管它是落叶纷飞也罢,只要心随意行,还再乎什么是否归去?就如这密密如丝的雨,我不管它是不是春末最后的哀歌,还是初夏最新的吟唱?只要将自己的心情,放在了雨中,去感觉自己想感觉的东西就行了。

虽然是山野迷蒙,雨雾凄凄。 但,放下了心情,纳入眼帘的就是“风斜雨也细,叶清花也洁”,真可谓“看叶叶妩媚,看花花倾城”。

于是收起雨伞,将双手撑向空中,不想拈花摘朵,不想把酒临风,只想在这斜风之中,接起几滴飘落的细雨,让掌心去感知,瞬间涌起的那份逍遥的痴狂。

望着这飘摇的雨,突然地想起,这样的季节,这样的雨,不正是农人下田耕作的时候。

他们手提碧绿的秧苗,扎稳后退的马步,将那份绿,齐齐地栽进浑混的泥里,心中就升腾起金黄的梦幻。 在我的手上,也握有一把绿绿的秧苗,倒行在日历之上,将它们密密匝匝地,插进了心田里,伫望着返青的小苗,能将行将枯萎的心,渐渐涸染成温暖的碧色。

现实太过疲惫,太过纷扰。 真诚与优美,往往被逼挤到一个小小的角落里,小声唏嘘。 而能脸不改色,心不跳地登高呐喊的,则是虚伪与丑陋。

唯有这山风,可予以抚慰,被现实伤透了的心,唯有这斜雨,能将哭涩的眼眸,可予以泽润。 沐浴在这淋淋落落的雨中,相拥在这爽爽清清的风里。 或行或驻,或歌或吟,或郁或喜。

不必去想世情的冷暖和苍凉,也可不再想情爱的是非与浓淡,心眼里念想的影像和容颜,惟有斜风,惟有细雨!“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不须归,不须归。 坐翠苔、倚绿树、眺碧水。

近了风雨,离了烦扰。 听风、看雨,观山,醉水,犯傻无人理,犯笨无人笑,犯痴无人管,如此仙境何言归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