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吞妖丹

2019-05-15

  绿萝十分难受,无法专心运气,我便加快了速度,解开她的衣裳,一次次的给她擦身,我发现,绿萝的身上大大小小有不下十几道的伤痕,好几道还是在胸口前的,都是足以致命的伤。   几次擦拭之后,凉水都变成了热水,我又跟老板多要了些盆子,反反复复一直在给绿萝擦身,希望她能好过一些。   但我的做法,对于她的帮助微乎其微,她应该是一个极能隐忍的人,可是到了如今这种地步,也已经无法忍受。

  只见她的身体一侧,直接倒在了床上弓着身体,嘴里发出痛苦的哼哼声。   柳榆生冷漠的看着绿萝,淡淡的说了一句:“以她的功力居然还是镇不住,如今只能熬着,熬到死,那阴戾之气多少能化解一些吧?”  柳榆生说完揉了揉自己的眼眸,看向了我。   “洛安之,你继续给她擦身。

”他站起身来。

  “你要去哪儿?”我凝眉问道。   “这几日我也乏累的很,回房休息。

”他就这么甩下一句话之后,就转身出了屋子。

  剩下了一脸呆愣的我,感觉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一条人命在柳榆生这,居然轻贱到了如此地步,绿萝正在生死边缘苦苦挣扎,可他却在这时候要去休息。   “我,我该怎么帮她?”我连忙追了出去,一把拽住柳榆生的胳膊。

  柳榆生侧过脸来,目光落在我的手上,眼中透出了一股子嫌弃的神情。   “不必帮,她压不住邪气,很快就会因为心血逆流而死,陪她熬着吧。 ”柳榆生说着,推开我的手,去了隔壁的客房。

  我怔怔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听到屋内痛苦的叫喊声,便又回到了屋内,用凉水沾湿了布,想要继续给绿萝擦拭身体。   结果绿萝的身体却突然弓成了虾米的形状,整个人抽搐着翻着白眼,我手足无措加快了手中拧布的动作。   可绿萝却等不及了,挣扎着先是用脑袋拼命的撞击这床榻,那额头都撞出了血来。   最后身体朝外一滚,直接就从床上滚落了下来。

  她痛苦的倒在地上,发出了“嘤嘤”的啜泣声。   “绿萝,你,你快把内丹吐出来啊。

”我蹲下身,扶起绿萝。

  绿萝却紧咬牙关,宁可去死,也不愿意把内丹给吐出来。   我见她面色已经铁青,并且,呼吸十分急促,再这么下去必死无疑。

  看着她为了化解这内丹的阴戾之气死去,我实在是做不到,于是深吸了一口气,抬起手用力的朝着绿萝的丹田处拍了下去。

  这一掌,可谓是花费了我全部的力气,绿萝的胸膛立即高高伏起,应该是那内丹已经到了她的喉咙口。   可她却不肯吐出来,我焦急万分,最后也只能是得罪了,伸出手掐住了绿萝的下颚骨,强行让她把内丹吐出来。   绿萝虽然比我想象中的固执,可是,这内丹已经折磨的她力气全无,如今我扼住了她的下颚骨,那内丹便很快就被她给吐了出来。   内丹滑落到一旁的地上,绿萝立即长呼出一口气,此刻的她,浑身都是汗,披在身上的衣裳,就好似在水下泡过一般湿漉漉的粘在她的身上。

  “绿萝,来喝口水。

”我倒了一杯水给绿萝,才刚送到她的唇边上,她就迫不及待的一口喝干。

  喝完了这水之后,她的视线居然又看向了滚落到一旁的妖丹,看她的神情想必还要试一试。

  果然,她抬起颤抖不止的手,就朝着那内丹抓去,我迅速的将她的手按住。

  把心一横,直接将那内丹咽了下去。

  让不相干的人替我去死,这种事,我不想再有第二次,巧儿的死至今还让我愧疚无比,我不能再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绿萝为了替我化解这阴戾之气而暴毙。

  可这内丹,连绿萝都受不住,我只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正想着,这腹中就开始一阵灼烧,绿萝是等了半个时辰之后,才开始有了反应,可我这才刚刚吞下,腹中就难受无比。

  绿萝见此情景,挣扎着爬了起来,想要让我将妖丹吐出,我踉踉跄跄的往旁边退了好几步,强忍着腹中烧灼的疼痛感,靠在木门边上,咬牙隐忍。   绿萝颤颤巍巍的想要站起身,想要朝我走来,不过,才走了两步脚下就是一软跌跪在了地上,并且昏厥了过去。

  “绿萝?”我想着她该不会是死了吧?于是紧张的蹲下身,伸出手在她的鼻子底下试探了一下鼻息,发现鼻息很稳,应该只是体力不支昏睡了过去。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想要将绿萝扶回到床上休息,可是,我的腹中却是一阵阵的绞痛。   并且,渐渐的感受到身上越来越热,汗水打湿了我的衣裳,我眼前的东西也都变成了重影。

  “呃呃呃!”  我咬着牙关,努力的隐忍,可这种内脏好似都要被烧掉的感觉实在不是常人可以忍耐的,身上的体热也让我有种要被烤熟的感觉。

  于是抓起一旁的一盆水,直接就从脑门上冲了下来,通体瞬间就畅快了些许。   不过,这种畅快,却持续不了多久,身上的水很快也变得发烫,我难受的仰着脖颈,又喝下了好几杯水,可这水一下肚,腹中便又是一阵的痉挛。

  这种肠道都好似被打结的疼痛让我立即弯下了腰,扶着圆桌想要到床上躺一会儿。   但是不等我走到床沿边上,我就觉得五脏俱焚,整个人蜷缩着跪在了地上,最后痛苦的倒地,呜咽声不断的从我的齿缝中透出。

  我在心中告诫自己,想要救龙玄凌,这点苦并不算什么,我必须忍耐。   而被这种让人无法隐忍的痛苦,折磨了一个时辰之久后,我终于因为不断加剧的腹痛而昏厥了过去。   昏厥之际,我有种恨不得拿刀剖开自己肚子,把妖丹取出的冲动,或许刀子划破皮肤的疼,也远远比不上这个。   “夫人?”  迷蒙之中,我又听到了那熟悉的呼唤,我知道,这是梦却不愿醒来,直到人中被狠狠的掐了几下之后,才勉强的睁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