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萌宝驾到,季少的纯情娇妻

2019-06-13

萌宝驾到,季少的纯情娇妻

正文第八章节哀[更新时间]2019-03-2517:16:43[字数]1080医院。

白月楹和秦宇才赶到,医生就下了死亡通知。 白月楹抱着通知单,不知所措地蹲在地上。 十分钟后,医生出来,皱眉看着白月楹,说道:“白小姐,很遗憾,您节哀。 ”遗憾……“你们救救我妈,求你们了,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看到!”白月楹跪下来,拉着医生的衣服。

“白小姐,昨天晚上病人出现了不良反应时,我就电话通知了您,可是打了好几个电话您都没有接到。 ”医生说完,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走了。 白月楹失魂地跌坐在地上,茫然地拿出来手机,里面果然躺着好几个未接电话。 妈病情出现恶化的时候,她竟然在和季行封上床!“小白,你昨晚——”秦宇欲言又止。 叮——手术室大门打开,白母被推了出来。 “妈——”白月楹连忙朝白母扑过去,颤抖的手微微拉开白布,终于崩溃大哭。 “妈,是我该死,是我害死了您……”连您最后一眼,都没有看到。 她白月楹,彻彻底底地就是一个混蛋!没心没肺的废人!“白小姐,节哀。 ”护士说道,其中一位一直照顾白母的护士拿出来一封书信交给了白月楹,“这是您母亲临终口述委托我写下来的一封信,您可以看看。 ”白月楹颤抖地接过那封信,护士紧接着把白母推走了。

白月楹哭着追过去,秦宇一把把她抱住。 “小白,你一定要振作。 ”秦宇说道,“你放心,我会陪着你,料理完伯母的后事的。 ”白月楹面无表情地挣脱开秦宇,她现在大脑一片空白,出狱后,唯一让她活下去的支撑就是妈妈。

妈不在了,她还有必要活着么?她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还好妈没有看到吧,不然知道她每天在那种地方工作,该有多难过?“呦,师父,您怎么哭了?”潘夏雪就像预知了白月楹在这里一般,精致打扮的她一步一步朝此刻狼狈不已的白月楹走近,脸上笑容刻意放大。 白月楹现在根本没心思搭理潘夏雪,很久没有吃东西,加上情绪起伏太大她有些头晕目眩的,秦宇适时扶住了她。

“秦哥哥,谢谢你。

”白月楹说道。 秦宇挑了挑眉,小白已经好久没叫他“秦哥哥”了。

在潘夏雪听来,以为白月楹喊秦宇“情哥哥”,便追上来骂道:“哟,昨晚坐,台做鸡,今天就情哥哥了……不愧是从牢里面混出来的女人,果然有手段……”其实,潘夏雪是嫉妒到发狂。 凰城两大巨头企业总裁,凭什么都是这女人的!她潘夏雪长得比白月楹好看,能力也追上了她,凭什么她依然什么都没有!白月楹微眯着眸子,冷冷地喊了一声:“滚远点。 ”“呵,做得出来还怕人说啊?秦总,没想到你也爱捡破鞋穿?”潘夏雪一番话就是想在秦宇面前羞辱白月楹,让秦宇知道白月楹是个什么样的贱货。

“找死。 ”秦宇可没耐心,闻言就想朝潘夏雪走过来,潘夏雪以为秦宇想打她,尖叫了一声,忽然撞进一男人的怀里。

“行封。

”潘夏雪兴奋地喊了一声,季行封把潘夏雪搂在怀里,四目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