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萌宝驾到,季少的纯情娇妻

2019-06-13

萌宝驾到,季少的纯情娇妻

正文第三章怀孕了[更新时间]2019-03-2517:13:05[字数]1030季行封若不是亲耳听到,他真不信这是白月楹说的话。

从前的白月楹,清纯优雅,干净得就像天使一样,虽然还是有一些公主脾气,但是可不会像现在这样,脱口而出“婊子”之类。 “月楹,你变了。 ”季行封的声音寡淡,听不出情绪。 潘夏雪知道季行封最不喜欢粗俗的女人,所以刚刚故意逼白月楹骂她,果然,从不会骂人的师父竟然骂她婊子。

可惜的是,她并没有看到季行封眼里有对白月楹的厌恶,甚至一分苛责都没有。

“行封,师父在监狱待了一年,那是什么地方,难免被带得有变化了一些。 ”潘夏雪说完,还亲昵地上前,想拉着白月楹,却被白月楹一把甩开。

动作大了一点,潘夏雪的浴巾竟直接掉了下来!虽然只有一半,但也泄了不少春光。 “啊——”潘夏雪尖叫了一声,季行封上前,背对着潘夏雪帮她挡住春光,同时和白月楹对视道:“月楹,你这一年学了什么?让你进去是学乖的!”白月楹轻笑,一副漫不经心,没皮没脸的样子让季行封气得快要发疯。

一年前,他季氏集团被告窃取秦氏集团重要机密,对方证据竟然是白月楹亲口承认的录音,呵,他的好妻子,勾结外人做假证,差点让他季氏毁于一旦!他让出了自己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让出公司分利一年,才让董事会那些老古董松口,只判了白月楹一年。 白月楹不知道怎么跟那些狱警说的,竟然没人通知他她出狱的日子。 一个月来,他去遍了全城大小能找工作的地方,直到今天,他在夜店一下子听出来了她的声音,还没开心呢,却听到她台上给人娇,喘,他真的气到抓狂了。

“行封,别这样说师父了,她会难过的,监狱的日子想来也不舒服,还是别提了。 ”潘夏雪整理好浴巾,拉着季行封的胳膊说道。 好一朵白莲花,白月楹真的想自戳双眼,当初怎么就看不清呢?潘夏雪本想嘲讽地看一眼白月楹,却忽然被她眼里的光慑住,她的眸光居然掺了些季行封行事时的狠戾!好像她在说:你再敢说话,我就把你嘴巴撕烂!她也发现白月楹变了,变得可怕狠辣,整个人的气质完全不一样。 可是那又怎样,她现在可是有筹码的。 潘夏雪盯着白月楹的眸子,得意地笑了笑,随后直直地倒了下去!竟然晕了!“啧,我可没碰她,别又赖在我头上。

”白月楹看到季行封扶着潘夏雪,连忙说道。 “把家庭医生叫过来。

”季行封看了白月楹一眼,随后对下人说道。

大厅里,潘夏雪躺在沙发上,家庭医生正在为她诊断。

白月楹站得腿都酸了,可是季行封既不放她离开,也没说安排她去休息,还派保镖左右看着她。

半个小时后,医生走过来对季行封说道:“季总,潘小姐无大碍,就是怀孕了身子有些虚,要好好补补。

”“呦,怀孕了啊?恭喜啊,你要当爸爸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