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无法医治

2019-05-15

  “五年前,就是你为我看的病,你再帮我想想办法。

”扈云萝任性惯了,眼中也没有长幼尊卑,就连求人,也没有一句尊称。

  这样的态度,自然不能让这土秽婆婆为她就诊。   不过因为老婆婆的眼里白茫茫的,也不知道在看谁,她沉默不语,让人捉摸不透。

  “土秽婆婆,云萝一路上也算是吃尽苦头,希望您能帮忙治好云萝的病。 ”顾少霆说完,立即从自己的衣袖之中取出了一个木匣子,双手捧着要送给土秽婆婆过目。

  那小男孩儿立即上前接过,送到了老婆婆的手中。   老婆婆伸出手,将匣子打开,然后便说:“确实是好东西,只不过无功不受禄,她已经医不好了。 ”  “什么?你就开口,说到底要多少银钱,我们屠妖馆出的起!”扈云萝一听说自己医不好了顿时变得十分激动。   一双手直接拍到了火堆里的木头上,让木屑飞的到处都是。   而我,则是悄悄的撇了一眼那木头匣子里的东西,好似是一盒晒干的药材。   不过,老婆婆却说自己医不好扈云萝,连带着那药材也不肯收,直接让我们打哪来,回哪去。   “老妖婆子,别给你脸不要脸,当年我父亲给了你多少银两你,可你却没有彻底的治好我,如今还拿着架子想唬谁?你若是医不好我,我扈云萝,就把这破寨子夷为平地!”扈云萝的暴脾气实在是压不住了。   土秽婆婆直接对那男孩儿说了一句话:“九命,送客!”  此话一出,那男孩儿立即过来轰人了。

  余驰抬手,准备抓住男孩儿,顾少霆却摇了摇头制止了。

  习惯沉默不语的柳榆生开口,帮着扈云萝道了歉,并且,还拱手,冲着那土秽婆婆就拜了三拜。   土秽婆婆闭上了眼,压根就没有搭理。   “土秽婆婆,我们就在寨子外头等着,希望您能消了这口气。 ”柳榆生说着,就示意我们走。   扈云萝破口大骂,这一路过来都表现的十分孱弱的她,这时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直接推开了扶着她的董茗香,就要冲到那老婆婆的面前。

  我赶忙去拦她,她有些恼怒,胳膊肘用力的顶了我的心窝子,我一躬身蹲在了地上,手腕直接就被火堆里的火舌给烧到了。   “额!”我收回手腕,皮肤烧的发红,血点子缓缓的从那被烧灼的伤口里渗了出来。

  “安之!”顾少霆连忙弯腰将我扶起,看着我手腕处的伤口,蹙起了眉头。   其实这伤口不严重,不过烧伤之后,伤口周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冒出了一圈的水泡。

  “你过来!”  突然,那原本闭上眼的土秽婆婆猛然睁开了她的那双白眼,并且抬起她那枯槁的手,指向了我。   “我么?”我看着她,她微微点头,灰白色的头发,从发髻上落下,耷拉在她的耳侧边上。

  “过来!”她再次开口说道。

  我看向顾少霆,顾少霆思索了一会儿,冲我点了点头,我这才走到了那老婆婆的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