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萌宝驾到,季少的纯情娇妻

2019-06-13

萌宝驾到,季少的纯情娇妻

正文第一章夜店卖唱[更新时间]2019-03-2609:50:50[字数]911夜幕之下,群魔乱舞。 “人间”的台子里,白月楹唱完三首歌,准备离开。

“婊子,再来一首!”台下酒鬼喊道。 白月楹摘下话筒,全当听不见,转身走下舞台。 酒鬼叫嚣着上来拉住她,恶心的大掌顺势流连在她的身上,黏,腻得很,她挣了挣,没挣脱,反倒挨了一巴掌。

“臭婊子,让你唱歌是看得起你!”白月楹捂住半边脸,想也没想,直接将手里的话筒狠狠扔向那个酒鬼!酒鬼干嚎了一声,人群一下就骚动了起来,经理赔着笑安抚了酒鬼后便把她拽到幕后。

“啪!”经理冲着白月楹的脸又是毫不留情的一巴掌。 “白月楹,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个从监狱里出来的小婊子,让人摸几下怎么了?装的这么清高,来这干什么!”他指着门口,“今天晚上,你给老子卷铺盖滚!”她是谁?她是白家大小姐,业界数一数二的CV,被丈夫亲手送进监狱后,如今只是夜店卖唱的婊子,任人践踏。 白月楹微抬手背擦掉嘴角的血,直直地站着,不说话也不肯走。

她需要这份工作,除了这里,没有地方收她!可是该死的,她怎么就学不会忍呢……相比丢掉饭碗,被摸几下又如何……白月楹微微攥紧了拳头。 “你要是愿意接客,可就不用再受这些气了。 ”经理忽然笑了,油腻腻的目光扫视着白月楹,这贱人平日清高得很,别说卖身,卖笑都不肯!“经理,三楼那位,点名要她。 ”忽然来了一个人,凑在经理耳边说道。 经理怔了怔,三楼那位……随后他古怪地笑了一声,盯着白月楹道:“听见了吧?是走是留,你选择吧!客人在三楼独立包厢。 ”白月楹还是去了。

经理安排同事帮她画好了精致的烟熏玫瑰妆,穿上了一件夜店标配的亮片小黑裙,随后被推到了包厢门口。 她径直推开了门。 房间里,安静得好像没有一个人,一股子水沉香的味道萦绕在空气里,和夜店的脂粉酒气格格不入。

忽然,响起来一道磁性浑厚的声音:“把衣服脱了。

”哈?一来就脱衣服?白月楹想也没想,转身就走。 她宁愿去卖垃圾,也不会卖身体。 “啧,是要眼睁睁地看着你妈死在医院吗?”男人轻笑了一声,道。

白月楹浑身战栗了一下,这声音……很熟悉啊,他竟然知道她妈妈在她入狱后,也被白家赶出来了吗?如今躺在医院,一个月的医药费就要七万多。

仅仅想到这个数字,白月楹的手就伸向了裙子的拉链。 吱啦——裙子褪到脚踝,冷气打得她直哆嗦。 “继续。 ”男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