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五百四十一章 鸣和小妹妹与偷猎者的二三事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2019-07-08

第五百四十一章 鸣和小妹妹与偷猎者的二三事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青草镇郊外。 鸣和小心翼翼的踏着脚下的青草向前走着。

事先说清楚,她不是不爱护草坪,而是,这附近除了草坪还勉强可以走以外,根本没有路。

何止没有路,一路上被大针蜂围追堵截,被毛球戏耍,被神奇宝贝整整欺负了一路。 “啊——!!我怎么能够这么倒霉!!”鸣和拎着自己最爱的小包,牛仔裤的裤腿、脚下的心爱牛皮小鞋全是泥土。

她叹了口气,拿出小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沮丧至极,就连身边的水水獭都中了睡眠粉从而被收到了精灵球中。 “休息一会儿吧。

”鸣和仔细检查了一下身下有没有神奇宝贝正在小憩——一般体型娇小的电系神奇宝贝电电虫就喜欢躲藏在里面。

这是一屁股坐下去,虽然不至于被来上一发十万伏特,但是几百伏特估计还是有的。 “如果野炊的话,到是挺好的。

”鸣和抱着双膝,听着耳边大自然的声音,享受着微风吹拂的清爽,突然感觉似乎也不是那么厌恶,起码这种自由和平静十分的惬意,“嘛,还行吧。 ”她刚准备从背包中拿出一块三明治,便听到了身后隐约传来的声音。 “消息是真的?”一道极为低沉的声音隐约响起。

“啊,没错。

”冰冷的回答似乎将周围的温度都拉低了几分,“迷雾当中的巨大神奇宝贝传说,你也应该听过吧。

”“据说是往返于关东合众两地区的杰可罗拉轮船不时的会有人目击到伸手不见五指的迷雾以及出现在迷雾当中的巨大神奇宝贝?”“不止如此,杰可罗拉群岛·马赫拉本岛与小岛,以及巨大岛都有流传着关于巨大神奇宝贝的传闻。 ”“难道说?”低沉的男声蓦然兴奋了起来,“超级稀有的神奇宝贝?!”“哼哼,起码要比御三家的级别高多了,而且私底下客户也不愿意买御三家这类联盟标签太深的神奇宝贝,万一……”冷酷的声音突兀沉默了下来,并且“呼~~”地长长叹了口气,“森本商社便是前车之鉴,一夜之间,荡然无存,据说所有人全部按照失踪处理,联盟终究还是联盟,有些底线还是不能碰。 ”“……几百号人……”低沉的男声也心有余悸,“传闻说联盟内部有自己的检验手段,有杀生的直接……而没有的则发配到荒地开荒,最后改造合格的送返到新地区。

”“呼……”冷酷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有些艰涩,他仿佛有千言万语,最终又化作了一道深沉的叹息以及短短的两个字,“吐丝。

”鸣和正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听着,这时突然一愣,吐丝?干嘛要吐丝?向谁吐丝?她脑海中瞬间浮现了三个大大的问号?紧接着在网络大海里锻炼出的高智商立刻拉响了警报声,赶紧跑啊!!嗖!鸣和刚抬脚便看到白光一闪直接黏在了她的脚踝处,紧接着立刻一个倒挂金钩竖了起来,她刚准备张嘴,随即整个面部都被裹成了一团。 “呜呜呜……”鸣和小妹妹手部坚强的依然拎着自己的挚爱——小包包,心里十分的悲愤,这也太倒霉了吧?随便出趟远门都能遇到偷猎者,这绝对是上天看她长得太萌,赤裸裸的嫉妒!嗦嗦嗦——丛林晃动间,两名脸部涂抹着绿色文彩的偷猎者走了出来,一高一低,一瘦一胖,正好互补。

瘦高男子发出了低沉的声音,“新人训练家?还是说补虫少女?”这两者差别很大,新人训练家是联盟记录在案的未来精英人士,领取的将是御三家这一级别的初始神奇宝贝,代表着其背后绝对站着某些联盟大人物。

至于补虫少女,那就好办多了,因为他们如果能够安稳的退出这个行当,也能凭借积累给自家儿女整个这样的出身。 “……你问这些干嘛!”矮胖男子却发出了冷酷的声音,“问了不是更麻烦。

”人多抓了,问了除了增添几分压力还能如何?难不成听到对方身后的人就立刻赶紧给人家松绑递水递吃的,然后当大小姐一样供起来送回去。 他说完招了招手,顿时随着令人头皮发麻的口器咀嚼声,一只阿利多斯舞动着自己五彩的触手从一根吐丝中爬了下来,“这位新人,你老老实实的,别多事,要知道我这只阿利多斯的丝线美容放在平时也是一次性一千元不打折,这次算你运气好,给你免费。 ”鸣和闻言翻了翻白眼,这么好你怎么不给来一下?一千元!有这本事你还来干这个?不过她没有乱挣扎,而是等待着救援,就这两人,估计都不够他那位便宜哥哥伸手的。

“我丝线过敏,所以享受不了。 ”矮胖男子也不生气,“你好我好大家好,这多好。

”他说着瞥了瞥旁边,发现自己的同伴居然看着从一封不知道哪儿来的信函发呆,十分懵逼的样子。

“衣杆,你看什么呢?还有我不是告诉过你么?别乱翻别人东西,我们是神奇宝贝猎人,是「狼」,不是小偷小摸的「狗」。 ”矮胖男子有些不满,即使是猎人也是要脸的好么,翻人家小姑娘东西,以后还怎么找女朋友。

“……”衣杆手有些抖,他无语望苍天,就这么点背?!他也不说话,直接把手中的信函递给旁边的矮胖男子,“衣撑兄,你看咱俩是不是……”他说着用手在腿部比划了一下。 “我看看……”矮胖男子有些惊疑不定,什么情况,居然要用最终手段,这么狠。 他接过信函后仅仅瞥了一眼,顿时像是看到烫手山芋一般直接扔到了一边,“衣杆,我就说你别问,别动人家的东西,你看看。

”他叹了口气点了点头,看来不做不行了!!一旁的鸣和顿时胆战心惊了起来,难道说,这两人居然想要杀人灭口?!“呜呜呜!!”她立刻开始剧烈挣扎了起来。

衣杆,衣撑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眼神中先是挣扎,再是坚定,最后毅然决然的拉直裤腿,抚平褶皱,弯下右腿跪倒在地,举手投足之间毫不拖泥带水,“鸣和大小姐!!一家人啊!!!!我们俩从刚出生的那一刹那,便生是咱们鹰月的人,死是鹰月家的鬼!”“刚才只是想试探一下大小姐您面对危险时的反正。 ”“对对!这一试探立刻惊为天人,大小姐您简直是天生的训练家,冷静睿智,从容镇定,一看便是非同凡人!”“呜?”鸣和茫然的停下挣扎,脑海全是而暗地里,一双漠然的蛇眸也变得温润了起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