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无穷无尽是离愁,天涯地角寻思遍。全诗词意思及赏析 古文学习网

2019-07-11

无穷无尽是离愁,天涯地角寻思遍。全诗词意思及赏析  古文学习网

无穷无尽是离愁,天涯地角寻思遍。

出自宋代词人晏殊的作品《踏莎行·祖席离歌》。

此词咏别情。 上片写饯行的情景,开始写送别场面,然后分别从居者、行者两方面写离情,一方面表现居者依依难舍,另一方面叙写行人不忍离去;下片单从居者方面写对行者的思念,因行者从水路乘船走,所以仍紧扣水波写。 全词融情于景,情境如画,勾勒出一幅春江送别图,语言含蓄婉转、平易而意旨深曲。 作品原文踏莎行晏殊祖席离歌,长亭别宴,香尘已隔犹回面。 居人匹马映林嘶,行人去棹依波转。 画阁魂销,高楼目断,斜阳只送平波远。

无穷无尽是离愁,天涯地角寻思遍。

作品注释⑴踏莎(suō)行:词牌名,又名“喜朝天”“柳长春”“踏雪行”“平阳兴”“踏云行”“潇潇雨”等。

双调小令,《张子野词》入“中吕宫”。 五十八字,上下片各三仄韵。

四言双起,例用对偶。 ⑵祖席:古代出行时祭祀路神叫“祖”。 后来称设宴饯别的所在为“祖席”。 ⑶长亭:旅途中的驿站,为送别之地。

⑷香尘:地上落花很多,尘土都带有香气,因称香尘。 ⑸棹:同“櫂”,划船的桨。

长的叫櫂,短的叫楫。

这里指船。 ⑹两句是说“居人”在楼阁之上遥念“”行人。

⑺寻思:不断思索。

两句是说从连接到天边的水波,引出无边无际的离愁,而有“思绕天涯”的感觉。

作品译文饯行酒席上唱完离别的悲歌,亭中散了离别的饮宴,香尘遮住了视线,离人仍频频回首。

送行人的马隔着树林嘶叫,行人的船已随着江波渐去渐远。

画阁上我黯然魂消,上高楼望断天涯,夕阳下只见江波无边无垠。

人世间无穷无尽的是离愁,我的心要飞到天涯地角寻他个遍。

作品鉴赏此词起二语,写在饯行的酒席上别情依依。

“离歌”与“别宴”同属一事,而“别宴”又与“祖席”意同。

此处不避重复,是为了强调送别的场面。 “香尘”句,写刚分手时的情景:落花满地,尘土也带有芬芳的气息,已隔着漠漠的香尘,彼此还一再含情回顾。 “回面”,虽未点明是“居人”还是“行人”,但可以想见双方都缱绻缠绵,不忍别去。

四、五句从送者与行者分别写来,两相对照,令人尤难解颐。

尽管频频回望对方,总有不能再看到的时候。

一个小树林,隔断了人的视线,那马儿也象了解“居人”的心意,仰首长嘶,而“行人”已乘船渐行渐远,终于随着江流的曲折而隐没不见了。 马嘶、棹转,从侧面衬托出别情之深。

过片两句,写“居人”登上画阁,不禁黯然魂消,凭倚高楼,独自含愁极望,惟见江波映照着落日余辉,伸展向遥远的天边,徒令人增添别恨而已。

居人登楼,只是惘惘离怀,有所不甘,并不必为了继续目送行舟。 词语不粘不脱,有悠然远意。 时间上,下片与上片亦不一定紧密衔接,登楼极目,只是别后的情事,遥念行人,无时能已。

句中“只送”二字,怨极恨极而又无可奈何,语言平易而意旨深曲。 收二句“无穷无尽是离愁,天涯地角寻思遍”,写别后的思量,自上句“平波远”三字化出。 抒情主人公放纵自己的想象,让此情随波而去,绕遍天涯。

由眼前的渺渺平波,引出无穷无尽的离愁,意境本已深远,再以“天涯地角”补足之,则相思相望之情几趋极致。 此词写饯别相送及别后的怀思,均情景逼真,含蕴无尽。 如一幅丹青妙手绘的春江送别图,令读者置身其间,真切地感受到作者的缱绻深情。 词牌简介踏莎行,词牌名之一。 调名从唐韩翃诗句“踏莎行草过春溪”而来。 双调,五十八字,十句,上下片各五句三仄韵。 起首四个四言句,前人多用对偶。

另有《转调踏莎行》,六十六字,上下片各四仄韵,是别格。 又名《喜朝天》、《柳长春》、《踏雪行》、《平阳兴》、《江南曲》、《芳心苦》、《芳洲泊》、《度新声》、《思牛女》、《惜余春》、《阳羡歌》、《晕眉山》、《踏云行》、《潇潇雨》等。 作品格律格一『中仄平平,中平中仄(韵)』,中平中仄平平仄(韵)。

中平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平仄(韵)。 『中仄平平,中平中仄(韵)』,中平中仄平平仄(韵)。

中平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平仄(韵)。

格二(转调踏莎行)仄仄平平,平平中仄(韵)。 中平平仄仄、中平仄(韵)。

平平中仄,平平中仄(韵),平平仄仄仄平平仄(韵)。

仄仄平平,平平中仄(韵)。 中平平仄仄、中平仄(韵)。

平平中仄,仄平平中仄(韵),平仄仄仄仄平平仄(韵)。 作者简介晏殊(991年—1055年2月27日),字同叔,抚州临川人。 北宋著名文学家、政治家。

生于宋太宗淳化二年(991年),十四岁以神童入试,赐同进士出身,命为秘书省正字,官至右谏议大夫、集贤殿学士、同平章事兼枢密使、礼部刑部尚书、观文殿大学士知永兴军、兵部尚书,宋仁宗至和二年(1055年)病逝于京中,封临淄公,谥号元献,世称晏元献。 晏殊以词著于文坛,尤擅小令,风格含蓄婉丽,与其子晏几道,被称为“大晏”和“小晏”,又与欧阳修并称“晏欧”;亦工诗善文,原有集,已散佚。 存世有《珠玉词》、《晏元献遗文》、《类要》残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