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一百二十五章束手就擒

2019-05-15

  “好啊,你们居然埋伏于此?”躲在水下的富察繁漪顿时就怒了,以为我与岸上的人勾结想要抓她。

  她立即一把扼住了我的脖颈,让岸上的人看到我,被掐着脖子,而放弃攻击。

  她的手露出水面之后,发出了“嗤嗤嗤”的响声,我垂目一看,她那原本白皙的皮肤上,居然冒出了烟来,好似皮肤被日光所烧灼了一般。   看到如此情景,我明白了,她之所以不去找顾少霆,不是因为她不想,而是她成了海妖之后,就无法再在阳光之下行走了。

  而从礁石的左右两侧,却依旧有短箭飞出。   我的视线朝着那短箭飞出的方向看去,发现是柳榆生和绿萝。

  “顾少霆,快,让他们停下!”我梗着脖子,冲着顾少霆大声的喊着,这句话也是为了让富察繁漪听到。

  在我喊出“顾少霆”三个字之后,原本死死掐住我脖颈的手,变得无力,渐渐的垂下。

  她的脑袋,迅速的往上浮,准备浮出水面。   我立马伸出手按住了她的脑袋,开口劝说道:“如今日头猛烈,您不能出来!”  她的脸就在那海水之下,她仰着那白皙的脸颊,抬起那被烧灼的有些发黑的胳膊,推开了我的手,毅然决然的冒出了水面。   “霆儿?我的霆儿?”她有些惶惑的朝着岸上看去。   如今,岸上有三个人,她的目光却是立刻落到了站在中间的顾少霆的身上。   分别时顾少霆还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并且,那时候她还不能与顾少霆朝夕相处,只是远远的看上一眼而已。   可如今,她却是一眼就认出了顾少霆。   “我的霆儿,真的长大了。

”她的脸上冒着白色的烟雾,却依然痴痴的望着顾少霆,露出了母亲才有的慈爱微笑。   “簌!”的一声,下一刻,一支短箭便直接扎入了富察繁漪的额头。

  那短箭的箭身上,都涂满了屠妖散,这对于妖而言是致命的一击,我立即潜下水中,并且,将这富察繁漪也用力的往下拽。

  而她却留恋的想要多看顾少霆几眼,哪怕方才的短箭是顾少霆射出的,她也毫无怨言。

  被我奋力拖拽入海水里之后,她的血水便将这周围的水给染的殷红,她望着我,露出了笑容。   我抱着她,用力朝着底下的石穴拖拽,那石穴好似离海面很近,其实很远。   她见我如此吃力,便化出旋涡,恋恋不舍的同我一道回去。

  通过那血水池,重新冒出头时,我便立马看向怀中的富察繁漪,此刻她的脸颊上有大面积的灼伤,那娇媚动人的容貌毁了大半。   我费力的将她从血水池里拖了出来,她的身体已经抖如筛糠。   她的双目微微闭着,长而翘的睫毛一个劲儿的抖动着,我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您怎么样了?我,我,我该如何帮你?”我见她额上冒出了发黑的血水,心中越发的焦急。

  “无用了!”她张开已经青紫的嘴唇对我说道。   我看着她,心中不禁生出了怜悯,万万没想到,她望眼欲穿,等着盼着的儿子,一出现就要了她的命。

  “我让顾少霆来见你!”我看着她那不断从额上渗出的黑血,知道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可她却一把拽住我的胳膊,颤抖着张开嘴,带着恳求的语气,对我说道:“千万别告诉少霆我是他的娘,他被扈洪天养大,想必对妖亦是深恶痛绝,我不希望他知道自己有一个海妖母亲!”  “可是,他若是不知道这些,又怎么会了解扈洪天的真面目?”我认为是时候,让顾少霆看清扈洪天,而不是助纣为虐。

  “知道了又如何?与扈洪天反目,他是扈洪天的对手么?不,我宁愿他被骗一辈子,也不希望他受到一丁点儿伤害,你答应我,绝不告诉他这些。 ”富察繁漪那双凤眼,在此刻好似要沁出血来。

  她是顾少霆的母亲,事事都为顾少霆考虑周到,这是她临终前的愿望,我唯有点头答应。

  只是,她依旧觉得不妥,让我发誓,我也只能照做。

  见我发誓之后,她则是垂下眸子,胸口剧烈的起伏了一下,我知道她这是要将妖丹吐给我。   我本能的捂住了她的嘴,如今,她已经受了重创,若是再没了妖丹,那么结局可想而知。   见我捂住她的嘴,她那起伏的胸膛,渐渐平息下来,我这才将自己的手给挪开。   “怎么?你不想要了?”她狐疑的望着我。   “若是没有了妖丹,你会立即死去吧?”我蹙眉问道。   她有些惊讶的看着我,紧接着便露出了一抹笑容:“你倒是良善,若是换做其他人,说不定会一掌拍向我的丹田处,取出这妖丹吧?”  “我想要妖丹,但是,并没有想让你死。

”我知道,自己被柳榆生利用了,一切的一切都是柳榆生精心策划好的,包括这顾少霆,也是柳榆生棋盘上的棋子。   他担心我杀不了这海妖,就让顾少霆出手,对手是自己的儿子,海妖也只能束手就擒。   “姑娘,你既不是坏人,还是我儿少霆的朋友,那么我不妨告诉你,这妖丹吞不得,此妖丹的邪气太重,这些年,我化解了一部分,但是,还有一部分一直在我体内作祟,时不时的便让我发狂。

”富察繁漪说到这,眸中的神色变得越发黯淡。   她告诉我,当年她吞下妖丹之后,先是生不如死的痉挛抽搐昏厥后再清醒反反复复,然后便开始对血有了渴望。   一开始,也只是一碗而已,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渴望变得越来越强烈,他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她努力的克制自己的妖性,甚至找过顾家的徒弟帮忙,想要克制。

  但是,那些人却哄骗她,试图想要将她杀死,她只能出手,开始杀人。   “那些人,满嘴的仁义道德,可一个个,却都觊觎这大妖的妖丹和顾家的灭灵钉,他们都在骗我!”富察繁漪说罢,吐出一大口的黑血,眼神中的光芒,好似如风中残烛随时会熄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