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情浓千般,复念一人》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柳云云叶恒小说阅读

2019-07-08

《情浓千般,复念一人》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柳云云叶恒小说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叶恒进帐篷时,看到的便是柳云云与梁辰有说有笑的神情,他不免又想到先前她的那些话,原本缓和的脸色又沉了下来:“柳云云,等下我就派人送你回京。 ”话落,看着刚想要说什么的梁辰,他又再度吩咐:“军中今日有伤亡,请梁大夫忠于职守,不要沉迷于儿女私情。 ”叶恒这顶帽子扣得不可谓不重,柳云云心头顿时一恼:“叶恒,你乱说什么,梁公子何时如你说得这般了!”叶恒心中更是不快,冷冰冰地看着梁辰:“再有下次,军法处置。

”见叶恒不理她,柳云云莫名有些恼意:“叶恒,你不讲理!厌恶我就直说,不必牵扯旁人。

”越是说,她便越想起叶恒给予她的委屈,顿时涩意涌上心头来,脑中一昏,直直扬起右手挥上了叶恒的脸颊。 柳云云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如此冲动。

她看着叶恒登时红了的面颊,涌出心疼和后悔,喃喃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叶恒也从未想过柳云云竟然敢这般胆大包天,恨恨看着柳云云,一时倒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倒是梁辰瞬时便回过神来,拉过柳云云的身子护在前面,深恐叶恒一时恼羞成怒重责于她:“将军息怒,云云也是一时冲动。

”叶恒紧攥着拳头,额上青筋爆了又爆,良久,他憋出一句:“你为了他,竟敢如此大胆。 ”柳云云未曾想到他首先想到的竟然是这般,眼中一喜,忍不住质问:“你到底是在意我的是不是?”叶恒却是狠狠一脚踹在沙画用的案几上,冷声呵斥着两人:“滚,都给本将军滚!”梁辰心知叶恒的脾性,连忙扯了柳云云就要出去,叶恒却是像泄过了火,又恢复了平常的冷淡模样:“你要带她去哪里?我说了,要找人送她回京。 ”“如今军情吃急,云云此次立了军功,足见她心智成熟,日后留下,也可随我一起做军医,为军中分忧。

”梁辰见他有松动的意思,忙好声提出想法。

叶恒冷哼一声:“她若心智成熟,怎会愚蠢至烧我军中营帐。

”虽这般冷眼嘲讽,到底却没有驳斥这话,反而陷入诡异的安静之中。 这便是同意了。

梁辰长舒一口气,瞧着叶恒的脸色,及时将柳云云带了出去。

孤暗的烛光下,细小的烛焰在帐篷上艰难摇曳。

柳云云捧着手中早已凉却的粗茶,忍不住自言自语:“叶恒他必然是欢喜我的,必然是的。 ”梁辰看着她失神模样,心内一痛,却温声劝慰:“叶将军肯单独为你设帐,又是这平日无人踏足的配药营帐,必然是……对你在意的。

”他虽不懂,为何叶恒处处为难柳云云,但一举一动,也皆透着喜欢。

今日叶恒算是默认了柳云云,却找了心腹传话,逼她应了不得暴露身份一事,否则即刻启程回京。

虽然柳云云勉强应了,心绪不平,他却看得出来,叶恒此举,也是在保护她。

“你莫要多想了。

”梁辰私心里不愿多去为别人说什么,却不舍她这般难过:“今后你在这军中,难免和他多有接触,你的心思终将会为他知道的。

”柳云云耳尖一红,展颜露出倾城笑容:“梁公子这话真叫人为难,我不过是留在军中帮助各位将士罢了。 ”梁辰勉强一笑,心却是凉得入坠冰河。 柳云云正式做了军医,接到的头一个任务却是照料叶恒的伤口。 她小心翼翼地撕开叶恒染血的布带子,望着那狰狞的伤口心间一阵抽搐。 他是拼了命在护着整个国家,全部黎民。 “将这个瓶子里的药粉撒上,再换干净带子包上即可。

”柳云云头次来,自然要梁辰在一旁照看着。 白瓷药瓶里的药粉透着浓浓的草药香气,柳云云轻轻将一瓶药粉均匀地撒上叶恒的伤口,拿来干净布带子,手却是蓦地一抖。

眼见着柳云云的指尖分明戳上了伤口,叶恒的肌肉顿时一僵,冷哼一声:“笨手笨脚的,连个药都换不好。

”柳云云心中的愧疚顿时一扫而空,她撇了撇嘴:“亏你还是大将军呢,这点小痛也受不住。 ”叶恒略微转身,反手夺过她手中的瓷瓶:“还不如本将军自己来换药。 ”柳云云摇了摇还在手中的布带子,得意一笑:“你抢个空瓶子有何用,最后的纱布还在我这儿呢!”叶恒作势摇了摇手上的瓶子,冷哼一声不应话,眼底却是闪过一抹松快之意。

“身为医者,我就不跟病患一般见识了。 ”柳云云自以为小胜一局,莞尔一笑。 梁辰在旁边看着,神色一暗。 “找到了,就是这个。

”草药营帐中,柳云云窃笑着找出一物,塞进了自己胸前。 今日梁辰去下营中看望病人,叶恒又在军中讨论战事,一时不在帐中。

柳云云大摇大摆地来到叶恒帐前,她近日常来,士兵也是看惯了的,只是提醒道:“柳大夫,叶将军与别的大人商讨战事去了。 ”柳云云大方应了:“无妨,我去等着便是。

”挺直了背脊郎然步入帐中,观四下无人,顿时松了下来,蹑手蹑脚地走到叶恒床边,掀开被褥,掏出胸中一包粉末,细细地洒了下去。

帐外突然传来了叶恒的声音,柳云云一惊,慌忙把床具还原,自个儿端端正正坐在桌边。 叶恒进来时,便看到柳云云正云淡风轻地喝着茶,他踱走两步,顺手将柳云云正举起的茶壶夺了过来,悠然为自己倒了一杯,品了一口:“这泡茶的功夫,越见差劲了。

”柳云云斜睨一眼,微微含笑:“军中这些时日,倒还没把你这脾性改了。 ”叶恒总觉得柳云云今日这态度不对劲,狐疑看她一眼,也不知所以然,只褪了上衣,示意柳云云换药。

没过几日,叶恒无故打起喷嚏来,惹得一干将士都很忧心,连忙将柳云云请了来,柳云云细心诊断一副,下了定论:“无妨。 ”小说《情浓千般,复念一人》第8章鼠尾草试读结束。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