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一百三十七章生死不计

2019-05-15

  “洛安之!”柳榆生的耐性已经被我给耗尽了。

  他的面色铁青,强压着火气盯着我。   “我会以我自己的方式赢的,你既然选择跟我合作,也请你相信我。

”我看着他,一字一顿铿锵有力的说道。   他听了却露出了一丝带着嘲讽的笑容,微微摇了摇头。   “洛安之,你的斤两我很清楚,让我如何信你?”他看着我,沉声问道。   “我想救龙玄凌,所以,我一定会赢,我有我的法子。

”我说着看向那灰毛狐狸,这狐狸此刻也用无比悲怆的眼神看着我,那毛茸茸的狐狸爪子按在自己圆滚的肚皮之上。

  我明白它的意思,它是想让我救它的孩子。   “柳?”我开口,要为这狐狸求情,柳榆生却一把夺过我手中的弓弩对准了灰狐狸。

  我几乎是本能的朝着那狐狸的面前一蹲,将它护在了我的身后。   “想要赢,不是在这对付这些弱小,杀了它,我也不可能变强对么?”我的视线紧盯着柳榆生。

  柳榆生手中的弓弩则是对准了我的脑门,而我则是异常冷静的看着他。   最终,柳榆生将手中的弓弩给放了下来,淡漠的说了一句:“走!”  “这狐狸,放了吧。 ”我开口道。

  柳榆生却是冷哼了一声:“这狐狸腹中怀的是不人不妖的孽胎,师父的意思是,待产下此胎后,大狐剥皮炖汤,小狐则在猎场当活靶。

”  我凝眉,双手紧紧握拳。   “人妖殊途,师父当年对那九尾狐亦是如此。

”柳榆生见我如此反应,觉得可笑。   “当年?九尾狐?”我有些讶异的看着柳榆生。   “就是你心心念念的那只九尾银狐,当年怀了陆远修的骨肉,落胎之后,那狐狸崽子就被剥了皮,做成了狐狸羹,师父亲自让人喂给那九尾狐喝下了汤肉。

”柳榆生说罢,顿了顿,视线看向我身后的灰狐狸:“他不会放过这些妖孽的,你救了它,后果自行负责。 ”  柳榆生说完转身朝着猎场的入口处走去,我看向身后的灰狐狸,最终把心一横,起身跟上了柳榆生。

  而身后则传来了悲伤的狐鸣,我在心中默默的念了无数个“对不起”,硬着心肠跟上柳榆生,一起坐车离开。

  坐在车里,柳榆生淡淡的说了一句:“你还不算太蠢。

”  “我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 ”我咬着牙,垂下眼眸。

  “在自己还没有本事之前,最好认真好好修习,否则,你谁也救不了。

”他说罢,沉默的看向窗外。

  到了京中的城门口,柳榆生先行下车,让我一人回去。

  回到屠妖馆天已经暗了,我直接回到房中,推开房门就看到桌上摆放着食盒,我进屋之后,伸出手本想抓向那食盒,不过,迟疑了一下,还是将手给收了回来。   出门打了水,回来洗漱。   “呲呲呲,呲呲呲。

”  蛇吐信的声音隐约传入我的耳中,我蹙眉,朝着之前放蛇的抽屉看去,发现那抽屉已经打开了一条缝隙,而那条金蛇,此刻已经爬到了我浴桶的边缘处。   “谁让你出来的,回去!”猛的看到这条金蛇我的心中一颤,却又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而这一次金蛇并没有听我的,他的身体朝着水面上探了过来,并且,以极快的速度,游到了我的脖颈边上。   我一怔,抬起手便要抓起这金蛇将它甩开,可它的身体却光滑无比,一溜烟,就从我的手中滑走了,并且那扁圆的脑袋直接就冲着我的嘴里钻。

  我吓的瞪大了眼眸,想要闭上嘴却已经来不及了,那滑腻冰冷的东西几乎是一瞬间就入了我的嘴。

  “呃呃呃!”我趴在浴桶的边缘,难受的干呕着,腹中那翻腾的感觉很快便袭来了,我连忙起身披上衣服躺倒在了床上。

  双手按着腹部蜷着身体,心中想着,这金蛇应该是在给我拔除戾气,所以咬牙忍耐。   可是,这一次跟之前不同,金蛇进了我的身体之后,却迟迟没有出来,我熬到次日,浑身大汗淋漓。

  最后自顾自的弄了两盆冷水,擦了身,便去了教堂。

  教堂里狄旭正端坐在讲桌前,画着符纸,见我来了,冲我微微一笑。   “你来的真早。

”狄旭说着,将手中的毛笔放下。   “没有狄师兄你来的早。

”说罢,我找了个位置也坐了下来。

  狄旭看向我,开口问道:“你也想参加此次的比试么?”  “当然。

”我毫不犹豫的说。

  本以为这狄旭会劝说我别参加,可结果狄旭却开口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优势,比如少霆的弓弩射的最准,柳师兄功夫了得,不论是妖还是人,他都能轻易拿下,而我最擅长的就是画符纸。 ”  他说到这,顿了顿,视线看向了我。

  很显然,我并没有什么出类拔萃的地方,或许在他们的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

  “好好想想,准备一些出其不意的招式,只有这样,你才有获胜的可能性。 ”他说完把桌上的符纸都塞入了自己的口袋之中。   他说,这些符纸都是为了切磋比试时用的。   屠妖馆的弟子们从接到比赛的通知之后,就已经都开始筹备了。   “知道么?这场比试,生死不计,你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么?”余驰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这种表情,从他的脸上浮现出来,倒是极为少见。   “明白,多谢狄师兄提醒。 ”我悠悠的回了一句,心中却也开始焦灼的想着自己究竟有什么法子可以赢他们?  思索了良久,我想到了柳榆生给我的那本书,拳脚功夫还是要学一些的,另外想要出其不意,或许?  我的脑海之中灵光一闪,想着也只能试一试了。

  从教堂下了课,我直奔自己的屋子,如今这屋里没有奴婢伺候我反倒觉得轻松了许多,不必避讳什么。   回到屋里,我将柳榆生给我的书,和那本解蛊书并排放着。

  如今青天白日,我先跟着这书上的招式学习,等到了夜里,我便靠着这本解蛊书,悄悄的炼蛊。   拳脚功夫加上蛊术,我想自己的赢面应该大一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