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苦难是一种财富,漂泊是一种资本 名誉是一种负担,金钱是一种责任八婺杂谈 聚伊情感

2019-06-12

苦难是一种财富,漂泊是一种资本 名誉是一种负担,金钱是一种责任八婺杂谈 聚伊情感

杭州姑娘深夜发文看哭网友,她20岁到30岁的这十年经历,真让人心疼!昨天凌晨,杭州一姑娘在萧内网发布一篇长文,记录10年来的生活与感悟。 不少网友看完湿了眼眶。

字里行间看似平淡却充满力量,她的经历让人心疼,同时又充满希望。 正如她自己所说「我已经长大了,变成了披荆斩棘的女英雄,抵过千军万马。 」全文如下:不管昨晚你是多么泣不成声早晨醒来城市依旧车水马龙最近生活很糟,难过的事情太多了,想缓缓。 你问我发生了什么,无光的夜不动声色。

妈妈慢性肾衰竭的第十个年头,好像一切都不温不凉,按部就班的去医院,配药,吃药,忌口,以此循环。

那年我大一,20岁,在一个初秋的傍晚接到妈妈住院的电话。

于是我开始了人家中年人才会经历的带父母上医院的漫长旅途。 故事不曲折,怎么教会人成长。

没有社保,看病真贵,方回春堂的农保报销除萧山和余杭除外。 大药方,吃一个礼拜停几个月,吃不起,但是能维持。

有同样的病症的亲戚会多配点中成药,拿来给我妈吃。 我交了个很有钱的男朋友,开始不知道他们家有钱,那时候还小,不怎么懂。

慢慢发现了,他妈妈很喜欢我,可是我妈说,她不想将来进小女儿家的时候抬不起头。 后来我们分手了,我告诉自己,青春本来就是马不停蹄的相遇和错过。

我开始工作了,工作在绍兴,我提的要求是要周一或者周二休息的,因为我得上医院。

公司里的人都对我很好,我觉得我非常适合这家公司,老板也需要我这样卖力又不会说辛苦的人。

我也正式开始了我的省中旅途。

刚开始的时候特别辛苦,自己没有车,看病的前一晚先赶完班车回家。 冬天的早晨特别冷,刮风下雨五点起床,从萧山的最东边,倒好几辆公交车,历时三个小时到省中抽血,尿检。 然后吃两个包子等中午吃沙县最便宜的午饭,再回医院等到下午检查的报告单出来。 下午两三点轮到我们看病了,发现中药要傍晚四五点才能拿出来,有的时候能赶上末班车,到家可能晚上七八点,有的时候赶不上,姐姐来瓜沥接或者瓜沥的表哥送我们回家。

有小半年,一个礼拜一次医院,一个月小万把块的药,一点成效都没有。 妈妈自己可能也快绝望了吧,是心理和金钱上的压力,对于我们这种普通农户人家,真的有些艰难。 后来病情开始渐渐稳定了,两个礼拜跑一趟医院。 我总会在周三下午2点59分的闹钟响起时放下手里所有的活去挂号,为了抢第一个号,这样可以早点回家,总是有病友问我,怎么那么厉害每次都第一。 医生前前后后换了好几个学生,有些脑袋很灵光,有些榆木疙瘩总是配少药或者没开药,在12月的冬天里,跑上跑下的去医生那里再重新配药,能汗流浃背。

我换了工作,回了萧山,租了一间650块的单间,去朋友的朋友店里上班。

入职没多久,第二天要去医院,跟老板娘说想早点回家,不然没有公交车回去了。

老板娘没有同意,我偷偷的在店里哭了一晚上,有其他的朋友发现我情绪不对,来看我,给我买了一杯奶茶,说要送我回益农。 心里感激,以至于现在还记得清楚,依旧谢绝了朋友,回了出租房,第二天赶了早上最早的公交车去瓜沥与我妈汇合。 有时候,生活就是要逼着自己逆来顺受,荣辱不惊。

一个月我辞职了,又找了一份工作,又不适合,又辞职了。

然后找了一家大一点的公司,做了两三年。

这几年里我认真工作,认识了很多人,学到了很多东西。

偶尔很忙,没有时间去医院,姐姐或者爸爸带着去。 交了一个所有人都反对的男朋友,直到男朋友觉得我已经足够强大,鼓励我辞职了。 我买了辆小车车,看病的时候再也不用惧怕泠冽的寒风和暴晒的太阳,等不到的公交车以及怕晚了回不了家。

省中的停车位比较少,经常停不到车位,妈妈住院的时候,我停隔壁停车场最贵的一天停了110块,没敢跟妈妈讲。

男朋友鼓励我开了个人工作室,直到我幡然醒悟的时候我已经快27岁了,我知道他不会娶我了,他知道我的底线28岁想结婚也不久了。

于是我们和平的分手了。

那天和朋友一起吃了晚饭,他拿走了平常放在工作室备用的mac,跟我说到家了,我们分手吧。 故事荒凉,相识一场,心中很多放不下。

那段时间工作很多,每天忙完工作去他家楼下抽一根烟,开始的时候很难过,一直到他说资金周转不过来,需要把办公室卖了。

那天刚好在朋友家楼下,朋友一开门,我开始狂哭,明明一起谈的恋爱,人家已经结婚修成正果,而我们,分道扬镳。

他把装修的钱还给了我,从此一别两宽,各自安好。

后来我就有点不记得我做了什么,像是半失忆那样吧。

我没有稳定的工作,总是家里长家里短,总有亲戚邻居觉得我对医院很了解,三天两头要我帮忙配药,带去看医生。 和姐姐吵了一架,一吵吵了一年。

我搬回了家住,找了一份杭州的工作,每天来回106公里。 每周休息一天,开始跟姐姐轮流一次带妈妈看病了。

中间我给妈妈换了个年轻点的男医生,医生好几次跟我说,你妈妈有点娇气啊。

我想我的妈妈,我宠着就行,她开心就好。 我想这样已经很好了,毕竟同时期开始生病的人,已经开始做腹透了,而我们还在药物治疗。 这十年来,她时不时地跟我说,会头颈痛,胃痛,全身痒。

各种检查报告偶尔显示钙高,钾高,葡萄糖高以及从来没有降下来的肌酐和尿酸。

我知道她很难,从一大碗饭减少到一小碗饭,体重从130斤瘦到100零几斤。

当年开始胃疼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哽咽地告诉我她胃疼,一吃中药就疼,我记得我挂了电话之后泣不成声。

医生也总是笑话我是不是亲生的,为什么我皮肤比较白,笑话完又给我解释因为妈妈身体里的毒素排不出去才显得皮肤黑。 我今年30了,没有男朋友,其实我从不指望任何人心疼我,为我扛下所有,一个人真好,没辜负、没牵挂、没感动、也没失望。 家里的人可能是真的快要急疯了吧。

他们一直问我,想要找什么样的人。 其实我一生渴望被人珍藏,妥善安放,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留离,免我无枝可依。

好像什么都来得及,好像什么都无能为力。

今年5月20号的时候,去纹了身。 他们还不知道,纹了父母二字加他们的生日,以后永远都会记得我们这辈子对彼此付出。 我已经长大了,变成了披荆斩棘的女英雄,抵过千军万马。 刚毕业的时候爸妈就说要给我装修一个房间,我一直觉得钱比较紧张,以后再说。

于是一直拖到了今年。 前几天给自己买了个小沙发,今天物流送过来,妈妈说让小兄弟扛上二楼。 小兄弟想让妈妈帮忙,妈妈说自己生病,没力气。

前几天公司主管说,在杭州这样的地方,只要肯吃苦,肯定能赚到钱。 我找到了物流的电话,在支付宝输入了他的电话,姓名和物流显示的姓名对的上号,头像是一个小宝宝的照片,很可爱,转了50块辛苦费过去。 现在我坐在沙发上,喝了酒。 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

那些不能对别人说起的故事,也许正是我们成长中彻彻底底的孤独。

说不定,我们烦恼的事情实际上微不足道。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