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萌宝驾到,季少的纯情娇妻

2019-06-13

萌宝驾到,季少的纯情娇妻

正文第六章托了潘夏雪的福[更新时间]2019-03-2814:46:21[字数]1043“谢谢秦少爷的美意,不过我总归是季行封的妻子,该回去的。

”白月楹露出一抹笑容,说道。

季行封行事狠辣,要是知道她跟秦宇走了,还不知道会怎么对付秦宇。

她和季行封之间的事情,不想连累任何人。

秦宇轻笑了一声,凑在白月楹耳边道:“你放心,季行封不要你,我要你。 你一离婚,我必八抬大轿上门,我秦氏集团可不比他季氏差。 ”随后,他打开车门,似乎在等白月楹做一个选择。 白月楹咬了咬唇,闭上眸子,权衡之下,她选择回去。 丢人就丢人吧,总比拖累了秦宇好。 白月楹跟着保镖进了季家,一路被带上楼,保镖把她送到了门口就离开了。 门没关,房间内,季行封一个人喝着闷酒,略显得落寞。

他听到身后有声响,眸子一挑,转过头便过去拥住了白月楹,当着她的面“小雪”“小雪”地喊。

迷蒙的眼神里,却透着精光。

他细细地观摩她的每一寸表情,这个女人,当年爱得他死去活来,他不相信现在的她真那么冷漠。

白月楹本想无视季行封,掉头走去自己曾经的卧室,却在听到这一声声的小雪”还是不由得步子一顿。

一年,在监狱里受过多少没有下限的侮辱,心里竟不及此刻万分之一的痛苦!她就知道,她在他眼中什么都不是!只是一瞬的心痛而已,转而就被恨意消散了。

她随即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一把推开了扑过来的季行封,直奔自己曾经的卧室。

没想到,季行封却跟在她后面,抵住她的门,直接进了房间。

“季行封,你醉了!”白月楹还没说完,被季行封往后一推,便直接跌在床上!她被季行封牢牢箍在身下,挣扎不得,耳边却传来季行封低沉的嗓音:“你不是会变化千万种声音任我选择吗?”“那你模仿小雪的声音吧!”说着,他大掌扯掉了她的衣物。

疼,撕裂一样地疼。

白月楹痛苦地低哼了一声,结婚三年以来,这居然是两个人第一次这样亲密。 可笑的是,她还是托了潘夏雪的福呢?季行封的气息充斥着她的鼻腔,像是回到了从前两个人恩爱的时候。

季行封残忍地笑了笑,掐着白月楹瘦削的下巴,真想把她现在这张冷漠的脸给掐碎!从前总爱对他笑,对他撒娇的大小姐白月楹哪儿去了?他疯了一般,好像这样,才能弥补这一年的空虚。 白月楹盯着天花板,目光一寸一寸地凉下去,却忽然张唇,开始模仿潘夏雪的声音。

她是城里最出色的CV,什么声音她模仿不出来。

她冷笑道:“季行封,满意么?满意就给钱,我很贵的。

”季行封目光忽地猩红起来,他捏住身下女人的下巴,手顺势滑到了她脖子上,微微用力,白月楹觉得脖子一紧,再也发不出声来。 “白月楹,你真的很脏。

”他咬着她耳垂道。 他狠狠地报复着她的身体,白月楹明明痛得厉害却连眉都没皱一下,她在无尽的痛处里终于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