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花开一朵,我便做了那花痴了

2019-07-11

花开一朵,我便做了那花痴了

到得海外,终于成为一个寂寞的主儿。 独居的日子,养花成为我最大的消遣。

但最初时,我并不够尽心。

可能是母亲的爱宠,让我过惯依赖的日子。 连家里的花,我都只管买,而浇水照料一等事,几乎是母亲全承担了去。

日子长了,突然想起什么花,才去阳台上赏玩一下。

偶尔发现凌云碧波似的雪蕨突然枯萎,我难忍伤心落泪。

但都没有去悔过,自己如何的怠慢了它?现在,花却成了我的朋友我的伴。 在我这浅陋的卧室,我唯一可以言谈的便是这些花儿们了。

尽管都是些心语,说说也是很解愁的。 我白日的歇息,几乎就是拿眼光来与它们对视,看顾它们的生长,惊喜它们的每一点变化。

但欧洲的有些花,我并不能叫出名字,但也无妨,我需要的是它本来的样子,不是关于花草植物学知识,所以就朦胧着付出我的“爱情”。 最初我连放在阳台的地方都嫌远,干脆就将我的两张桌子成直角摆放,一张放电脑做书台,另一张小的就代为餐桌。 相互靠着。

我一天到晚把我买的两盆花放在餐桌上,在网上一边阅读或者一边写作的时候,我就随时都可侧转我的头看它们,与它们低语。 一盆黄的,一盆粉的。

一盆花堆成一簇一簇,一盆叶子肥肥绿绿,都十足有看头。

然而这样不过十日功夫,它们的姿色突然间大为削减,小黄花越来越颓败,那肥绿的叶子,也渐渐的发黄。

我非常的难过自责,觉得自己不懂照料,这样短促的光景,两盆生机勃勃的花就要被我害死了。

我甚至觉得自己不配养花,应该给这些自然的精灵放生归于路边野林。

那样它们可自由的呼吸,直接领受大自然的阳光雨露,把根埋进广袤的大地。

那可能才是植物们最好的归宿!但养了那么久,又如何忍心呢!我最大限度的,就把它们都放到阳台上去了。

后来还在从ZULAUF,瑞士最大的苗木基地买回两个铁架,就可以把它们支在阳光晒得到,雨滴淋得到的地方。 终于看见它们在艳阳之下闪光,在晨曦和雨露中美美呼吸的时候,我的心才稍得宽慰。

哪晓得好景不长呢。 五月二十三日,我居住的KLOTEN一场疯狂的冰雨,直接将我的“敦煌”,就是那盆小黄花,这雅致的名还是拜朋友所赐——打得遍体鳞伤。

所有的花瓣全部打落,而刚刚复返生机的叶片,就像遭遇了真正的枪林弹雨,千疮百孔,好不心疼!!!那花,原本具有永开不败的架势,还有那许多的骨朵呢!我再一次痛恨自己。

觉得自己根本不配养花,而十足是个败花的。

我几乎想要将我的小黄花丢弃。

因为不愿意它如此的惨不忍睹,“花容失色”,那岂不是它们这生最大的悲哀!我不想见到它痛苦。

但,最终没有舍得,仿佛就是自己的孩子,难道他残障,做母亲的就要通过丢弃来获得他的解脱吗?没有抛弃,而是给“敦煌”动了一次大手术。

将所有的颓败的花朵,伤得最严重的叶片,通通拔了去,就像被活活脱了毛的兔子,怎么看怎么可怜,我一样心疼得厉害。

但好过不见。

我在心里,默默的为它祈祷加油,希望它快快长起来。 虽对自己养花的品性深为怀疑,但在超市里看见漂亮的花,我仍然是无法自控的。 那一次,又动心了,买回了一盆很骨感的蔷薇,仅仅有三五厘米高的一根主干,又分出三五条小枝,不过插在一个高高的花盆里。 我想,五六月正是拔节的天气,会很快长高的吧?但到底多快呢,我一点底都没有。

但总之,这一次,我可要好好的当一个花农了!充足的阳光和雨,果真给我带来了惊喜。

枝叶腾腾的长,没几日就蓬笼起来。

没几日,叶子分出的小枝杈,就都现出小花苞来。 小小的一个枝,竟在末端一节一节的布着八个骨朵!蔷薇啊蔷薇,你到底要怎样奖赏我?当然,这一次开始的养花,我就称职得多了。 特别到了六月,太阳有时变得极为热烈。

上了一天班回来,另一盆杂色的花经常蔫搭搭的,完全一副脱水的样子。 我于是赶紧给它们浇水。

让它们喝得饱饱的,足足的,很快,那杂色花立刻就像苏醒过来一样。 美艳而富有生机。

蔷薇开出骨朵,到花儿绽放,倒费了一些时日。 因为我每天看,每天期待,尽管心里切切的,但我还是尽量表现得富有耐心的样子。 终于终于,昨夜,我的蔷薇花开了!粉粉的一小朵,“淑雅而娇艳,翘首在丰饶的枝头,淹没我心底的尘埃”,虽不才,却有兴致,勉强作诗为赋。 今夜回家,那一朵蔷薇,仅仅唯一的一朵,完全的绽放开来!浅粉的花瓣那么轻盈,那么柔嫩,那么娇艳欲滴,我快醉,醉得疼,疼到心里去,只好举起手机,将它收入我的镜头里。

我那表情与心情,十足的花痴!而我那敦煌,叶子生得慢些,但成簇成簇的花球已经堆满了,即将绽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