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一百二十三章灭门夺宝

2019-05-15

  顾镰本有一妻子,乃青梅竹马,异常恩爱,只可惜这妻子过门数载却一无所出,此次若非其妻子跪下相求,顾镰断不会同意娶平妻一事。   但是,富察繁漪过门之后,很快就发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如意郎君,根本就不喜欢她,就连洞房花烛之夜,都是在大夫人的房中过的。   并且,不许她出后院,这顾家的下人,甚至没有见过这位二夫人。   顾镰自己也并不往后院走动,可怜她富察繁漪正是风华正茂,却成了一只被关在后院的金丝雀。

  这种孤苦和绝望,一直延续了三年,顾镰才到她的房中,每次只是“例行公事”,富察繁漪以为这顾镰是转了性,开始渐渐的对她好了。   可后来,才从陪嫁丫鬟那得知是前院的大夫人病了,说是若顾家在她那断了后,她便无脸面去见顾家的列祖列宗,所以顾镰才到了她这,想要生一个孩子。

  几个月之后,她果真有了身孕,大夫人知道此事之后欣喜不已,病情也好转了许多,并且给她送来了许多补品。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她的孩子刚一落地,就被顾镰派人给抱走了。

  从此,就成了大夫人的嫡出长子,取名为顾少霆。

  顾镰不许富察繁漪见孩子,他担心,顾少霆与自己的妻子不再亲厚,所以,一直把孩子养在大夫人的身边。

  富察繁漪只能偷偷的从远处看一眼孩子,孩子周岁时,她将自己陪嫁的玉翡翠送到顾镰手中,希望顾镰用它给顾少霆做一块玉佩,顾镰答应了。

  所以,这块玉佩,她是绝不可能忘记的。   “那您,后来怎么成了这样?”我看着她,她如今的样子,分明就是一只妖啊!  “哼,你可知道人性有多凉薄?”她说着,嘴角带笑,眼中却淌出泪来。

  顾少霆出生之后,繁县的黑罗海中的海妖就越闹越凶,海妖是素来都有的,顾家的人镇压了数次,那海妖却一次次的卷土重来。

  以至于,繁县中不少的阴生女子被海妖所掳,弄的是人心惶惶。

  顾镰万般无奈之下,请了扈洪天前来商讨,结果扈洪天想出的对策,便是让顾镰寻一阴时生的清丽女子,送给那海妖。   让海妖误以为他们这些猎妖师无能,趁机偷袭。

  繁县中的女子,顾镰都寻遍了,只可惜阴时出生的女子本就少,偏偏还要求姿色出众,那更是难寻。

  最后,顾镰身旁的人提醒,后院的二夫人八字就为阴。

  于是,富察繁漪就成了牺牲品,被放到一条漆成红色的木船上,送到了海面上。

  当时的她,就如同惊弓之鸟一般,拼命的呼喊救命,可顾镰却将脸侧向了一旁,不去看她。

  她被海底下的暗潮卷入海中,呛了不少的海水昏厥了过去,待她再度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在深海之中,而那海妖根本就没有被除去。

  一个似人非人,脑满肥肠的丑陋怪物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并且,对于她这个玩物很是满意。

  终日的羞辱欺凌,有时在外头受了伤回来,便要对富察繁漪大打出手泄愤。   富察繁漪生不如死,但是,她想在死前再见一次自己的骨肉,于是,趁着那海妖出行,悄悄的吞了定水珠,浮上了岸。

  所谓的定水珠便是海妖吐出的气,呈圆形状就好似一个气泡,吞了便可在水中呼吸自如,她当时只想着游上岸,所以才吞下那珠子。

  待她上岸之后,她便是一路奔至顾家,最终昏倒在顾家侧门,被下人发现,告知顾镰,顾镰出来一看,居然是她,立马将她抱回了宅中,但其后就发现,她的身上已经长出了鳞片。

  她与海妖成了“夫妻”,并吞了那定水珠,也渐渐的开始妖化。   一向因爱隐忍的富察繁漪,第一次大声咒骂了自己的丈夫,她大声的告诉顾镰,他还不如那海妖。

  海妖虽然折磨她,但从未伤过她的心,可这顾镰是她的夫君,本该保护她庇佑她,但却将她供手送给那海妖,任由她去死。

  “他说,他从未想过让我去送死,他只是想用我引出那海妖!”富察繁漪说着,露出了落寞的笑容:“他还说,我被那海妖卷走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已经爱上我了,日日派人在海上搜寻我的踪迹。

”  富察繁漪说罢,血泪再次滚落,从那日之后顾镰就把她藏在自己的书房之中,请了无数名医求过方子,可都无用。

  顾镰自己就是猎妖师,他很清楚的觉察到,富察繁漪身上的妖气越来越重,最终或许会完全变成妖的形态。   顾镰没有杀她,也没有舍弃她,而是为了他退出了猎妖行当,决定用自己的下半生来守护这个曾经被他抛弃的女人,他想努力的弥补自己的过错。

  可是,扈洪天知道了以后,却多次劝说,他希望顾镰可以继续与屠妖馆合作,但顾镰却态度决绝毅然决然的隐退,这引起了扈洪天的不满。

  “可是,仅仅只是不满,也无需杀了顾家几十人命。

”我觉得这其中,一定还有其他什么缘故。   “当时,我躲在书房里,几次听到扈洪天跟与我夫君要一样东西,可我夫君却不肯交出,我想扈洪天之所以灭了顾家,一定与那东西有关。

”富察繁漪悠悠的说着。

  “是什么东西?”一样东西抵不过几十条人命,我实在不知道那会是何物。   “顾家的灭灵钉,再强大的妖物若被灭灵钉打中天灵盖,那必定是神形俱散,只是那灭灵钉是顾家家传之宝,不能交给外人,扈洪天见我夫君不肯交出灭灵钉,故而才起了杀心,要灭了顾家,抢夺灭灵钉。

”她说完这些,好似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垂着眼眸望着手中的玉佩。   “那你为何又到了此处?成了“海妖”。

”我看着她,不知道当年她是如何逃过一劫的。

  她听到我的问话,脸上的神情便是一沉,似乎我又揭开了她心上的伤口。

  她告诉我,顾家被灭的那个夜晚,顾镰发现异动就立即将灭灵钉交给了她,并派手下要送她出繁县,当时的顾镰只以为扈洪天的目标是已经生出了妖气的富察繁漪和那灭灵钉,如今人和灭灵钉都送走了,扈洪天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