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迥临飞鸟上,高出世尘间:畅当《登鹳雀楼》诗歌赏析

2019-07-09

迥临飞鸟上,高出世尘间:畅当《登鹳雀楼》诗歌赏析

登鹳雀楼畅当迥临飞鸟上,高出世尘间。

天势围平野,河流入断山。

赏析:鹳雀楼早已不存,故址在蒲州(今山西永济县西)西面,黄河中的一个小岛上,高三层,前瞻中条山,下瞰黄河水,为唐代登览胜地。 许多人都曾登临赋诗。

畅当这首诗在宋代曾获很高评价,与同题名作并举。

前二句写楼高以寄胸怀。 诗人站在鹳雀楼上,望远空飞鸟仿佛低在楼下,觉得自己高瞻远瞩,眼界超出了人世尘俗。 从艺术表现看,这里把视觉反差运用到景物描写中,以远处物体似低小的感觉来反衬近处物体的高大,饶有意趣。 从思想境界看,则诗人自有一种清高、俊逸的情怀,志气凌云,而飘飘欲仙,大有出世之想。

第二句一作高谢世人间,则高蹈的情怀更明确。 后二句写四围景象以抒激情。 中条山脉西接华山。

从鹳雀楼四望,天然形势似乎本来要以连绵山峦围住平原田野,但奔腾咆哮的黄河却使山脉中开,流入断山,浩荡奔去。 这概括的描写,勾勒出山河的形势和气势,同时也显示出诗人开阔的胸襟和奔放的激情,目光远大,志向无羁。 这二句与前二句一气相贯,既以显出楼高望远,更以见出诗人志高气逸的情怀。 宋人沈括称赞这诗和王之涣诗都能状其景(《梦溪笔谈》)。 但景以情见,物由志显,能状壮阔山河,正因诗人胸怀高尚。 这诗和王诗都是这样的情景交融的好诗。

由于时代、遭遇、处境的不同,因而两诗的意境不同。 王之涣是盛人,而畅当则是经历战乱的中唐诗人。

他在唐代宗大历七年(772)进士擢第后,仕途淹滞,有志不骋,也曾隐游,拙昧难容世,贫闲别有情(《天柱隐所重答韦江州》)。

他自视清高,志不苟俗,又不甘困顿,有一股冲决樊篱的激情。

因而登临赋诗,抒怀励志,瞩目高远,激情迸发。 从当时条件看,应当说,这诗的思想内容是进步的。 而这种励进的精神,在今天也是可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