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萌宝驾到,季少的纯情娇妻

2019-06-13

萌宝驾到,季少的纯情娇妻

正文第四章嫁祸公司[更新时间]2019-03-2517:14:02[字数]1000白月楹边吸着气,才能像没事人一样说着话。

季行封的脸瞬间沉了下去,出奇地没有发怒。

潘夏雪悠悠地睁开了眼睛,扫了一眼白月楹,随后孱弱地拉住季行封,道:“行封,我今天去医院检查,才知道自己怀了一个月身孕,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谁的孩子?”季行封心口有些烦躁。 “行封,当然是你的。

”潘夏雪说道,喃喃着:“你忘了吗,一个月前……”随后,她得意地瞥了一眼白月楹。

“够了。

”一个月……一个月前,他醉酒,第二天发现潘夏雪赤身裸体地躺在他的怀里,他对那一晚什么印象都没有。

“呵……季老板,你不会想提起裤子不认人吧?”白月楹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奚落道,低头间,收敛了眸中的落寞。

季行封阴沉的脸忽地放松了,勾唇笑了笑,对白月楹说道:“怎么会,我一定会对我的孩子负责的。 ”白月楹冷笑了一声,扯了扯身上的西装,鼻尖,全是那个男人的味道。 她看到潘夏雪站起来,娇羞地靠在季行封身上。 “既然如此,就请季老板早日在离婚协议上签字,我也好祝你们百年好合!”白月楹说道。

她蹲监狱期间,一直在等离婚协议书,直到她出来也没有等到。 白月楹想明白了,季行封不离婚可不是念旧情,就是变着法羞辱她吧?哈,婚没离,孩子都出来了。 啧啧,这会还不要把她扫地出门,给潘夏雪让位吗?潘夏雪闻言,几分期待地看着季行封,等着季行封开口说离婚,这样她才能名正言顺地住在季家。

而不是总找借口,借着想“师父”的名义在季家住一晚。 然而,季行封的沉默让潘夏雪心里没了底。 “白月楹!”季行封忽然推开潘夏雪,朝白月楹逼近,眸子冷得恨不得吞了她,这个女人,就没心的么?季行封冷笑道:“一年的教训都没让你学乖么,那你在监狱里到底学了些什么?”呵……白月楹抬头盯着比她高两个头的男人,扯了扯嘴角,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怕她出声,就变成了哽咽,她发过誓,不会在季行封面前再哭的!“行封,师父她只是一时糊涂才会录那种声音嫁祸公司的,你也别再怪她了,好晚了,快去休息吧。 ”潘夏雪得了机会,随声附和道。

潘夏雪这一提,却正好提在了白月楹心口上!嫁祸公司?她当年为了季行封,给这个公司付出了多少心血,凭什么污蔑她!白月楹的眸子黯了下去,在所有人都没注意的瞬间直冲潘夏雪——她将她的胳膊迅速拧至身后扣住,随着潘夏雪“啊”的一声娇呼,她目光狠厉地看着那个男人:“季行封,你看清楚,这就是我在监狱里学到的东西!”“行封……我好痛!”潘夏雪是真的痛,眼泪都被逼了出来,这种姿势也让她极丢人。 不用想也有多狼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