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萌宝驾到,季少的纯情娇妻

2019-06-13

萌宝驾到,季少的纯情娇妻

正文第十章你挡着我路了[更新时间]2019-03-2517:18:23[字数]1150季行封目光一沉,下意识地落在白月楹的身上。 “麻烦让一让,你挡着我路了。

”白月楹冷声说道,也不知道秦宇办好了妈相关的手续没有,她要赶紧去医院。 潘夏雪翻了个白眼,侧了侧身子,位置依然很难让人过去,她要好好看看离婚后白月楹的狼狈样。 最好,再让白月楹亲眼看到她和行封领证。 没想到,白月楹狠狠地撞了过去,当然刻意避开了肚子,撞在肩胛骨下方的软,肉上,这块最痛。 果然,潘夏雪痛呼了一声,刚想破口大骂,却被白月楹的目光摄住了。 “潘夏雪,要是我查出来你跟我妈的死有什么关系,新仇旧恨,我会一起算的。

”白月楹说完,抬头走了。

她想起来潘夏雪去医院产检,可是妇产科和内科隔了几栋楼,她怎么会出现在内科急救室那里?还有季行封。

简单一思索,白月楹瞬间起了疑心。

至于之前那盘可以和她声音以假乱真的音频,这世上,除了潘夏雪,她想不出还有谁能做到,可是当初白月楹也只是怀疑而已。 直到潘夏雪和季行封搞在一起,还接替了她的职位,她忽然明白了,这个相处十年的徒弟,似乎很喜欢她拥有的一切。

这一切,在季行封不信她的那一刻,她早就不在乎了,所以随着潘夏雪折腾。

但是如果谁敢害她妈,她一定不会罢休!潘夏雪身子一抖,旧恨?白月楹难道……知道一年前是她做的手脚?不会的……她知道怎么可能不早跟她算账呢?潘夏雪回头,白月楹已经没了影子,她现在确实变了。 让人捉摸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 白月楹出来,秦宇的车子已经停在外面。

“小白,伯母的后事全部安排好了。

”秦宇下车,拉开车门说道。 白月楹嗯了一声,上了车。

闭上眼睛,她努力把眼泪逼回去,这个世上,她再无依托的人了,她一定要坚强。

然而,隐约地,她总觉得有阵凌厉的光落在她身上。 白月楹睁开眼,就看到季行封站在民政局门口,秦宇没上车,反而朝季行封走过去了。 这两个男人,一个强势狠辣,一个玩世不恭。

貌似天生不和,却都被媒体形容成凰城女人最想嫁的两个男人,容貌、身家,谁也不让谁。

不过秦宇名声因为白月楹臭了,季行封又离了婚,全然成了凰城最受欢迎的钻石王老五。 “行封,秦总今天还想打我呢。

”潘夏雪是真的怕秦宇,连忙躲进了季行封怀里,目光不时瞟着车子里的白月楹。 “秦总?”季行封唇角噙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 “季总,听说潘小姐怀孕了,恭喜啊。

”秦宇微微一笑,随后收起来笑容,“伯母去世了,小白心里难受,今天医院里有什么不周的,您理解一下。

”“你说什么?”季行封声音鲜少地不稳。 “谢谢季总放过了小白,接下来的难关,我会陪着小白一起挺过去的。 ”秦宇欣赏着季行封的冰块脸终于有了表情的模样,火上浇油道。 季行封上前一步,一把揪住了秦宇的领子,“我的女人,用不着你陪。

”“你以为小白会让你陪她吗?姑且不说你们都离婚了,就说昨天晚上伯母出的事,小白当时和你在一块啊,啧啧,你也不知道让她接个电话。 ”“她现在,估计恨不得你给伯母陪葬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