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一百七十二章白魁鼠

2019-05-15

  杜奎被拽出来,就连他的人都不敢上前去扶,柳榆生则是朝着方才埋着杜奎的坑看去,那坑道里全部都是血,十分瘆人。

  而我则是屏住呼吸,这种腥甜的气味儿,对于我而言绝对是致命的诱惑。   “大奎哥,他们俩呢?”杜诚开口询问。

  “啊啊啊!”而杜奎发现自己的大腿下方就只剩下了两根白骨,顿时崩溃了,歇斯底里的叫喊了起来。

  柳榆生则是等到杜奎叫喊完了之后,才开口问道:“发生了什么?”  “我的腿,我的腿!”杜奎语无伦次的说着。   “我在问你话!”柳榆生蹲下身,一只手掐在了杜奎的脖颈上。

  他那带着杀气的眼眸,瞬间就将杜奎给震慑住了。   “刚刚从那过来的时候,我,我,我看到地上有个凹洞,还有一个闪着红光的东西在洞穴里,我以为是宝藏,所以,就带着他们过来看看,结果挖掘时,他们就被跩进了洞里,我转身想跑,却也被抓住了。

”杜奎看着柳榆生,一股脑的把刚刚发生的事儿,仔细说了一遍。

  我们听了之后,视线纷纷朝着那漆黑的洞穴看去。

  柳榆生撇了一眼洞口,便掐着杜奎的脖颈,将他拖到洞口处。   “你要干什么?”我连忙上前,想要阻止柳榆生,顾少霆也俯身想要制止。   明知道那洞穴里有“东西”,柳榆生居然还把杜奎往那洞穴边拖,这跟杀他有什么区别?  “喀喀喀,喀喀喀。

”  杜奎才刚被拖到那深洞边上,我们就听到了一阵清脆的咀嚼声。   “啊啊啊!”  杜奎再次崩溃,吓的鼻涕眼泪一起往下流淌,而柳榆生却好似就是要把他当诱饵,拖着他在洞穴边上绕了一圈。

  结果一个尖尖的脑袋,猛的从那洞穴里探了出来,那锯齿状的牙齿,立刻朝着杜奎的身上咬去。   见此情景,我迅速甩出了一直紧握的缚妖鞭。

  “啪叽”一声响,那东西发出了“叽叽叽”的几声叫声之后,又麻溜的躲到了土坑里去了。   “那是什么?”杜诚他们已经呆若木鸡了,张了半天的嘴才问出了这么一句。

  “那是白魁鼠,个头在普通鼠类之中是最大的,而且,化为精怪之前便十分的残暴噬肉,这一只白魁鼠,就能吃下六七个落冠之年的男子!”柳榆生说罢,将杜奎朝着一旁推了过去。   他借着杜奎看清了洞中的东西之中,立即从自己的包袱之中拿出了铜铃,开始一边剧烈的摇晃铜铃,一边念念有词。   “叽叽叽,叽叽叽!”  柳榆生的才念了一会儿的咒,里头的白魁鼠就开始叫的越发的厉害了,正当我以为,它会就此被降服时,白魁鼠却不再躲藏,而是猛的飞窜了出来,让人措手不及。   顾少霆拔出弓弩,朝着那白魁鼠射了过去,不过这白魁鼠的动作敏捷异常,顾少霆的箭居然只是在它的身侧划了过去。

  “小心!”  眼看着那白魁鼠朝着杜诚他们的方向扑去,我惊的大叫了一声。

  杜诚和老三头纷纷吓的脚下发软,直接就跪在了地上,而这居然也让他们躲过了一劫,因为那白魁鼠转而凶猛的扑向了杜诚身后的男人。

  那男人惊叫着,抬手去挡,可结果这一伸出手,直接就被啃掉了半个手掌。   “啊!”  男人惨叫着,我挥鞭再次朝着那白魁鼠甩去,可这白魁鼠的脑袋后头就好像是长了眼睛一般,迅速的爬到了那男人的肩膀上,并且,一口啃掉了那男人的脸。

  我的缚妖鞭则是再一次落了一个空,一旁的顾少霆也又一次射歪了,并且,差点射中了白魁鼠“抱”着的男人身上。   “簌!”  突然,柳榆生手中的玄锏,脱手而出,四尺长的玄锏如同飞镖一般,又快又稳的投了出去。   那白魁鼠直接被玄锏穿过,并且,稳稳的定在了地上。   “给他处理伤口!”柳榆生看了一眼那被咬掉了腮帮子,不住哭嚎的男人对我们几个命令道。   我立刻将包袱打开,虽然早就做好了准备,带了消毒,止血的药粉,可因为之前在水中泡过,这些药粉大都已经潮湿的不能用了。

  没有办法,最后也只能凑合,并且,扯破那男人的衣褂,将他受伤的脸和手给包扎了起来。   柳榆生则是俯身,观察着白魁鼠。   那白魁鼠通体白毛,嘴角两侧还有獠牙,约三尺高,被扎中了胸膛口,此刻已经不再动弹了,是一锏毙命。

  柳榆生抬起手,在它的腹部用力的一拍,白魁鼠的嘴里就吐出了一枚内丹来。

  并且,随着这内丹的吐出之后,白魁鼠的身形突然就缩小了,变得只有原来的一半大小。

  看到如此情景,杜诚他们都开口说着:“这,这,这真的是精怪啊?”  “想活命的,没有我的同意,不许乱跑,否则什么下场你们应该很清楚。

”柳榆生说完还故意朝着杜奎看了一眼。   杜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吓的昏厥了过去,他的身下流血不止,顾少霆给他封了血脉,才稍稍止住了一些。

  不过,柳榆生却提议,给杜奎一个了断,杜奎受了重伤,身上的血腥味儿太重,带着一起上路,只怕会拖累其他的人。

  杜奎的那些人,除了杜诚和老三头之外都同意了柳榆生的说法。

  “不行,杀了他,我们跟那些妖又有什么区别?”顾少霆蹙眉看向柳榆生,质问道。

  柳榆生冷冷的答道:“人与妖,本就没有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是,人有时比妖要孱弱无能的多!”  说罢,柳榆生再次抓起自己的罗盘,不再理会我们这些人,开始自顾自的朝着,我们刚刚过来的方向走去。

  杜诚背起昏迷不醒的杜奎,疾步跟了上去,其余的人也都纷纷行动。

  刘炎却还看着那白魁鼠发呆,顾少霆叫了他两次,他才回过神来,有些失神的跌跌撞撞的跟了上来。   经历过了刚刚的那一幕,剩下的所有人都开始紧跟柳榆生,对于他的屠妖的能力已经深信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