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断五代171,第一百七十一章:放弃的刺杀

2019-06-13

断五代171,第一百七十一章:放弃的刺杀

谷粒网,最快更新断五代最新章节!半个月后,在宋国的封州一代,一处山林当中,只见带着面具,背握长剑的不良帅竟然再次出现在这里。

“禀大帅,宋国目标似乎不是楚国,而是闽国,根据可靠消息,宋王卢延巡已经命令二军区统帅齐泰准备对闽国一战,如今敬州已经增兵三万”一位黑色侠客状的男子,尊敬的抱拳道。 “蠢货”不良帅骂了一声,冰冷道:“以如今宋国的情况,拿下闽国有什么用处,他这是声东击西之策,迷惑马殷的那些蠢儿子,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消灭楚国,打通前往中原之路”“那大帅我们怎么办?”“这个卢延巡真是越来越可怕,如今晋国被杨师厚魏博六镇的天雄军死死的挡住,魏博六镇有许多宋国的文武秘密安插,更严重的是,太子已经三次败在了薛凡的手中”不良帅很是担忧道。 “这个薛凡确实厉害,不但武艺惊人,更用兵奇诡,可是以前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年”“这就是问题了,若真的只是草莽起英豪,那也就算了,最怕的就是这个薛凡如果卢延巡的人,那情况就前所未有的严峻了”不良帅目光严肃道。 “不会吧!若真是卢延巡,他怎么舍得,稍微出了问题,可就损失一员大帅了”“志在天下之人,岂会优柔寡断,不过不管是,还是不是,都要为太子解决最大的麻烦了,所以我决定启用死棋”不良帅认真道。

“大帅,现在就动死棋”惊讶声响起。 “不动不行了,李存勖我不担心,因为他早就说,一旦收复中原,定然会恢复唐室,我们再把太子扶上去,李唐的辉煌便能再现,但卢延巡就不一样,他是绝不会在尊崇唐室,所以必须在他还没有拿下楚国之前,将他除掉”不良帅阴冷道。

“可是大帅,您不是说卢延巡武艺惊人,他有这个本事吗?”“哈哈,这枚死期他绝对不会怀疑的,以有心算无心,纵然他不死,也必受重伤,损其寿元,这也够了,这宋国其实和其他各国都不一样,所有的一切都是以卢延巡为核心的,赣南九州,岭南三十一州,云南一十三州,安南七州,甚至海外领土,所有的最高文武全部是他的亲信,尤其是六大军区统帅,更是除了卢延巡之外,不服任何人,而卢延巡的子女恰恰尚且幼小,因此一旦卢延巡出了问题,对整个宋国将会是崩塌式的影响”不良帅冷笑道、“不帅英明,不知大帅打算什么时候行动?”“已经开始行动,你传令下面的人,立刻集合,事情总有做两手准备,一旦死棋失败,直接强行刺杀,一切都是为了大唐的荣耀”不良帅狂热道。 “是”。 。 。

。 。 几天后,在广州的万慧房内,卢延巡正在召开一次离开前的会议,他三天后,就要秘密前往柳州了,最近因为声东击西,马希范开始命令自己的人,对吕师范反击,尤其是卢延巡派人秘密送过去的那封信,更是让马希范手握实证,灭楚之战看来不需要多久了。 “这一次的灭楚之战十分重要,先生,昭元,随孤一起去”望着在场的重臣文武,卢延巡道。 “是”杨洞潜和何词站起来应道。 “叔父,仁济,国中内部的事情就交给你们,若有实在不决的事情,可以询问王太后”卢延巡再次道。

“是,大王”谭全播和倪曙站了起来。

卢延巡点头后,道:“延武,卢勇”“在”卢延武和卢勇站了起来,卢延武按辈分是卢延巡的侄子,颇有勇武,禁军乃是国都的守护,自然要交给自家人。 “禁军的一切安排交由你们来负责,听命左相”卢延巡道。 “是”“卢屏,姜彬”卢延巡对着自己的两大特务头子道。 “臣在”“姜彬随我前往柳州,卢屏你留守广州”卢延巡命令道。 “是”“朱穆”卢延巡望着水军大都督朱穆道。 “末将在”朱穆抱拳道。 “虽然对闽国的战争是假的,但孤说实话也想看看闽国的水军到底怎么样了你率领水军去试试,不用有大目标,只要把动静搞起来,尽可能消灭对方的战船,破坏对放海贸之路”卢延巡命令道。

“是,大王”朱穆领命道。 “那好,左相留下,其他人都退下准备吧”卢延巡挥手道。 “是”众人纷纷离去后,卢延巡望着谭全播,笑道:“叔父,孤最近听说,一些卢家的宗亲打算请求册立王世子,让叔父你给通通骂回去了”“这些混账东西,他们似乎忘记大王其实还不满三十岁,年轻力壮,何须在此时立下王世子”谭全播听后,立刻怒道。

“叔父别生气,他们也是希望宋国能千秋万代,其实自古传承之事,乃是最麻烦的,孤把叔父留下,就是想请叔父安排人仔细研究出一套有效的对后代子孙的培养问题”卢延巡笑道。

谭全播点了点头,“大王请安心,宋国必然会统一天下,长盛不衰”“统一天下,孤有信心,也有时间,不过长盛不衰就太难了,有句话说的好,打天下容易,守天下难,孤的后代子孙不可能都是人中龙凤,其实孤的目标不大,宋国能有大汉的四百年天下,也不枉费孤这么辛苦了”卢延巡感叹道。 “大王,大汉能做到的我大宋一定可以”谭全播肯定道。

“哈哈,希望如此吧”卢延巡笑了笑后,汪和突然跑了进来,抱拳道:“大王,一军区总政委罗丰求见”“罗丰,他怎么回来了”卢延巡意外道。

“属下也不知道,他说有关于廖帅的紧急要务”汪和回答道。

“廖器”卢延巡眉头一皱,这就快要灭楚了,这混账家伙不会又闯祸了吧!“马上让他进来”卢延巡道。

“是”“大王,那臣就先告退了”谭全播抱拳道。 “不用,叔父你也一起听听,看看廖爽这家伙是不是又哪根神经搭错了”卢延巡道。 “是”不久后,一军区总政委罗丰低着头走了进来,一把跪地道:“大王,臣有罪啊!”听到这话,卢延巡眼神一凝,谭全播则连忙道:“罗丰,你别着急,出什么事情了?是不是廖爽犯浑了,大王在此,你不必惧怕”罗丰摇了摇头,突然面带决然的从袖口当中拿出了一柄匕首,直接向着卢延巡刺去。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所有人都呆住了。

铿!!卢延巡两根手指头夹住了匕首,带着惊讶的看着他。 “罗丰,你疯了”反应过来的谭全播大喊道。 “护驾”另外一旁的汪和着急道。

听到这话,王宫的侍卫一惊,纷纷冲了进来,看到行刺的罗丰,立刻挥刀杀了过去,罗丰这时对着卢延巡微微一笑后,突然放弃匕首,转过了身。 “住手”卢延巡看后,连忙阻止,但英武卫的刀已经插入了罗丰胸口。

“罗丰”卢延巡连忙起身搀扶住那倒下的身影。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谭全播望着胸口鲜血直流的罗丰,面色苍白道。 “大,大王,有人要杀你,但属下已经做不到了”这时,罗丰艰难道。 “马上传太医”卢延巡看着呆住的众人,着急道,从刚才的情况来看,罗丰明显是打算寻死了。 “大王,臣这一辈子最骄傲的就是写出了东林寺血统论,臣坚信只有大王能平定天下,给天下带来真正的太平”罗丰崇拜道。 “罗丰,告诉孤,是谁让你这么做?”卢延巡捂着罗丰鲜血直流胸口“是不良人,他们为了那个虚无的幻想,已经疯了,大帅,如今他们有一半已经到了封州,如果臣失败,他们就会强攻”罗丰断断续续的说道。

“不良人”旁边谭全播一愣。

“蠢货,为什么不告诉孤,还要来做这样的事情”卢延巡心疼道。 “臣是不良人中长大的,臣无法伤害大王,也就没脸在活下去了,在一军区的这段时间,是臣最开心的,唯一的遗憾,估计就是不能陪伴大王再次巡视大军了”罗丰不舍的说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罗丰,罗丰!!”卢延巡大喊道。

这时,何词,杨洞潜等也匆匆赶了回来,望着死在卢延巡怀中的罗丰,皆呆住了,堂堂六大军区之首,一军区总政委,搭建东林寺血统论的罗丰竟然就这样去了。 尤其是杨洞潜更是眼中泛起了泪花,罗丰可是国学府当中最优秀的人才之一,他选定的接班人候选人之一啊!卢延巡拳头握的咔咔直响,抬头一望后,双眸有些泛红,咬牙道:“就算上天入地,也要把这个不良人给孤找出来,通通杀光,一个不留”“是,大王”姜彬和卢屏听到这话,冷声应道,目光已经跟刀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