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一百三十六章妇人之仁

2019-05-15

  扈洪天让我去教堂,我就直接去了教堂,此刻教堂里的学徒还没有到,不过柳榆生却已经早早的来了,正背对着门口,立在一排书架前头。   听到脚步声,他立即回过头来,看向了我。

  “柳师兄,来的真早。 ”我冲他笑了笑,找了个位置坐下。

  “下月中旬,就会有一场,屠妖馆的屠妖大赛。

”柳榆生开口淡淡的说了一句。

  “扈洪天不是说,只是切磋比试么?”我狐疑的蹙起了眉头。

  “哼,切磋?若只是切磋这么简单,他就不会把举办的地点安排在“魁州”了。 ”柳榆生知道的比我多。

  我也不问,就等着他跟我解释其中的缘由。

  据柳榆生说,魁州其实已经是灭妖阁的地界了,并且,魁州还有最大的囚禁妖物的“锁妖楼”,那楼高达三十七层,每一层都关押着邪祟妖物。   此次,不仅仅是师兄弟之间的切磋,还需会一会那些妖物,以证明自己猎妖的实力。   柳榆生说完,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洛安之,之前我给你的那本书,你若认真看了,那么与这些师兄弟切磋时应当不会输的太难看,至于术法,你们魏家的“妖闻录”不知你听说过没有,其中记载着许多除妖的法子。 ”  “哦,是么?我没有听说过。 ”我装出一副茫然的样子,其实那妖闻录从龙城出来之后,就由小舅舅保管了。

  他听了淡淡一笑:“这场比试我已告知了你的舅舅,他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  柳榆生说着,就将一本册子从他的衣袖之中取了出来,我定睛一看,居然就是妖闻录。   “我小舅舅怎么会把这个交给你?”我蹙眉盯着柳榆生。

  这妖闻录小舅舅交给我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不敢让旁人知晓,又怎么可能让一个外人转交给我。

  “你把我舅舅怎么样了?”我瞪着柳榆生。   柳榆生却一脸的平静:“别这么紧张,我只是希望你能全心全意的好好准备,所以,暂时替你“照顾”好你的家人。 ”  “柳榆生,我舅舅跟整件事都没有关联。

”我咬牙提醒道。   柳榆生听了,微微垂下眸子,与我对视。

  “你若是安分一些,我又何须如此麻烦?洛安之,如今旁的东西,你都无需去想,只要做好你眼前该做的。 ”他的话音刚落,这门外就有其他学徒进来了。   我与他的话题也只能是就此结束,而这一堂课,他要说的是如何借力使力,用弓弩射杀妖物。

  这弓弩是屠妖馆每一个弟子都会用到的,有时候比符纸什么的,要管用许多。   我因为如今已经是屠妖馆的入门弟子,所以,柳榆生也给我准备了一副弓弩,并且,这弓弩要比其他的弓弩轻许多。

  这是他专门为我打造的,就连屠妖散也给我准备好了,那些短箭更是锐利无比,一支支在箭筒里头插的整整齐齐。

  在教堂上了一早上的课,中午,吃过了午饭,柳榆生就准备带着我去猎场。   他说,这学习弓弩绝对不能纸上谈兵,必须去实践,否则压根就学不会。

  “师父,我知错了师父!师父!”  我和柳榆生一前一后刚走到屠妖馆的正门,就看到余驰跪在正门前,不住的对着屠妖馆磕头。

  此刻的他,身上都是被鞭打过的伤痕,额头上也都磕出了血来。   见柳榆生出来,便踉跄着站起,一把抓住了柳榆生的胳膊,恳求道:“柳师弟,你快帮帮我,帮我求求师父,让他网开一面,原谅我这一次。 ”  “余驰,如今你已经不是屠妖馆的弟子了,师父做事从来不会优柔寡断,做出的决定,无论对错,都不会改变,你这又是何苦呢?”柳榆生面无表情的看着余驰。   “都是你!都是你,洛安之我杀了你!”余驰发狂的朝着我冲了过来,柳榆生抬脚朝着他的膝盖后一踹,余驰直接跌跪在了我的面前。

  柳榆生冲着一旁的守卫摆了摆手,示意他们把余驰给赶走,那些人立刻上前,拖拽余驰。

  “你们别得意的太早,待师父气消了,就会重新召我入馆,你们等着瞧!”余驰大声的怒吼着。   柳榆生示意我上一旁的汽车,我俯身坐了进去,柳榆生也跟了上来,坐在我的身旁。

  我们的车从余驰的身旁经过,看到他与那些守卫大打出手。

  柳榆生没有抬眼去看窗外,而是闭上眼眸休息。   我本是有话要说,但是,看了一眼开车的男人,就把要说的话给咽下了。   待我们到了猎场之后,柳榆生就让人准备了靶子,让我试手,他亲自教我如何射弩箭,站姿如何,手势如何,几轮下来,我已经射的不错了。

  而这时候,圆靶子也被换了下去,换上了活靶。

  这活靶是一只豺狗,这只豺狗被打断了一条腿,不过跑的依旧很快。   柳榆生命人将豺狗松开,让我射杀,我看着那拖着瘸腿的豺狗,脑海之中立刻就回想起了紫苏。

  手中原本端的极稳的弩,开始微微的晃动了起来。   而那豺狗,已经拖着瘸腿朝着我的方向奔了过来。   “你还在等什么?”柳榆生冷声问道。

  我端着弓弩,迟疑了片刻,而那豺狗却已经扑到了我的面前,柳榆生从我的身后,抬手一把抱住了我,一只手也扣动了发射板。

  那豺狗,哀嚎了一声之后,倒在了地上不再动弹。

  柳榆生却没有松开我的手,而是在我的耳畔低声说道:“很多时候,生死只是一念之间,洛安之你经历了这么多,居然还如此的妇人之仁,现在的你,根本就不用参加比赛,你赢不了的。

”  “我可以。 ”我看着地上的豺狗,毫不犹豫的反驳道。

  柳榆生听了之后,立刻抬起手来,一旁伺候我们的人,又拖出一只灰色的狐狸,那狐狸大腹便便,一看便知应该是有孕了。   “来,这只留给你。

”柳榆生冲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站在一侧看着我。   我盯着那狐狸,紧紧的闭上了眼眸,手中的弓弩,也射了出去,不过这弓弩却只是在那狐狸的头顶飞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