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土缚之术

2019-05-15

  顾少霆面不改色,用极为冷漠的目光看着吴振峰。

  吴振峰居然被他的眼神看的有些发怵,愣了许久之后,才疾步走进房里,想要将地上的雕像给扶起来。

  “别动它,它宿处被毁,煞气外露,你若是碰了它,煞气入体,常人的身体是受不住的。

”顾少霆提醒吴振峰。   “什么煞气?这只是个雕像,是我胞弟振海的雕像。 ”吴振峰说着双眼微微泛红。   看的出,他对于自己唯一的弟弟,还是很有感情的。   “只是雕像?”顾少霆一听,抽出一支短箭,朝着那雕塑的额头正中轻轻一戳,土质的雕塑瞬间就土崩瓦解了。   而这外包的土裂开之后,里头居然露出了一张双目圆瞪的面孔,他的皮肉都还好好的没有半点腐烂的痕迹。   可是,按照之前吴母说的,吴振峰的弟弟,应该是多年前就被那武举人给杀死了,他的尸体早就该腐烂光了,怎么还如活人一般,甚至脸上还有血色。   “你杀了他?你们杀了他!”吴母抬手捶打着自己的心口,噗咚一声跪在了地上。   我是完全懵了,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娘,阿海,早就已经去世了,您这是?”吴振峰被自己母亲这么一喊,也愣住了。

  “阿海,我的阿海啊!”吴母只顾着哭喊,压根就不回答吴振峰的话。   “这是土缚之术,在人断气后七日内,不断的用黑猫血为其擦身,并且,在头七之日用坟头阴土将其肉身包裹,每日以至亲之血供着,就可将死去人的魂魄束缚在这肉身里。 ”顾少霆看着吴母:“我说的没错吧?”  吴母绝望的瘫坐在地上,淌着眼泪,过了很久,才有气无力的开了口。   顾少霆说的没有错,当年吴振峰的弟弟吴振海被那武举人,用大刀砍成了两截,吴母悲痛欲绝,她本是请人来给自己儿子超度的,但是那位大师,却说有一个办法可以让吴振海活过来。

  于是,吴母就花费了一大笔的钱,那大师也确实没有让吴母失望,让她那肠子都流了一地的儿子,再一次“活”了。

  吴母从那之后,天天戳破自己的手指头滴血在雕像上,供奉雕像,而她的儿子还经常喊她娘。

  “那已经不是你儿子了,用土缚之术“复活”的人,是没有情感的,他是以怨恨活着的,吴家迎进门的那几位少夫人,应该都是被他吸食了精魄,活活吓死的,否则仅仅几年的功夫,它不可能有这么重的煞气。 ”顾少霆看着那张双目圆瞪的面孔说道。

  吴母连连摇头:“不,不会的,振海心地善良,他不会害自己嫂子的。 ”  “我说过,他已经不是原来的他了,他的心中只有怨气,他之所以让你和吴振峰活着,只是为了有人供养他,如果我没有说错,你们这宅子里,其实不仅仅是新夫人活不久,就连丫鬟也经常猝死吧?”顾少霆看向吴振峰,问道。   吴振峰愣了愣,蹙眉点了点头。

  丫鬟死不死的,他倒是不当回事儿,只是他没有想到,这是因为他的弟弟在吸食纯净的精魄,女属阴,若未经人事,那精魄便是最为上乘的,他吸食之后,会迅速增长阴戾之气。   吴振峰的第一任夫人因为身怀有孕,不算绝佳,所以才活命最久。

  “娘,你?”如今这半截尸体就躺在吴振峰的面前,吴振峰自然不能不信。   “该做的,我们都做了,如今吴县长可以放行让我们离开这了么?”顾少霆开口,打断了吴振峰的话。   毕竟,接下来都是吴家的家事我们不便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