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谒金门·风乍起拼音版翻译赏析原文

2019-06-04

谒金门·风乍起拼音版翻译赏析原文

谒金门·风乍起评析  善于以景托情,因物起兴的手法,蕴藏小我的。

写得、细密、委婉、含蓄。 这首各处歌颂的小词,在那时就很为人称道。 尤其“风乍起,吹绉一池春水”,是传诵古今的名句。

词的上片,觉得主,点明时令、情形及人物勾当。 下片觉得主,并点明所以烦愁的原因。

  春风乍起,吹皱了一池碧水,这本是春日泛泛得很的气象。

可是有谁知道,这一圈圈的涟漪,却搅动了一位女性的豪情波涛。 别看她貌似落拓,时而逗引鸳鸯,时而揉扯花蕊,过一会儿又倚身在池栏上不美旁观斗鸭,但只需要从她懒洋洋的神志上,我们就知她的心思其实全不在此。 随着几声喜鹊的欢叫,她的脸蛋儿马上就涌上了一阵红晕----盼念已久的丈夫终于回家了,这怎能不令她的心像小鹿儿那样乱撞乱跳?谒金门·风乍起赏析一  这首词写贵族少妇在春日丈夫的百无聊赖的情状,反应了她的神色。 因为封建社会无地位,上层社会的妇女仰仗于,又禁锢在闺房,精神上很,这种情形在封建社会相当普遍,是以古典诗歌中写闺阁之怨的也有很多,这种诗或多或少从侧面反应了妇女的不幸遭遇。

如《闺怨》:“。

忽见陌上色,悔教夫婿觅封侯。

”这首词出力默示的,不是情事的直接描述,而是文雅斑斓的意境。

  “风乍起,吹绉一池春水。

”这两句是双关语,概况,现实写情,原本水波不兴,倏忽刮来风吹皱了的水,象征着词中女主人公的心动荡不安,升沉不恬静。 春回年夜地,万象更新,丈夫远行在外,女主人公一人,不由产生苦闷。

开首这两句是是传诵古今的名句,听说与冯延巳相调笑,李说冯:“‘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冯答:“未若陛下‘小楼吹彻玉笙寒’也!”于是君臣皆欢!  “闲引鸳鸯喷香径里,手挼红杏蕊。

”鸳鸯是水鸟,牝牡成双成对,在诗歌中常常作为的象征,《》:“中有双飞鸟,自名为鸳鸯。

”用“鸳鸯”来例如刘兰芝和焦仲卿的恋爱。

这两句是倒装句,女主人公为了排解苦闷,就双手揉搓着红杏的花蕊,引逗着鸳鸯盘桓在园中的小路里,这若干好多给她带来了,且则忘失踪自己的孤单;可是看见鸳鸯成双成对,更显得自己,又勾起了自己的懊恼,引起对心上人的。

  “斗鸭阑干独倚,碧玉搔头斜坠。

”古代有以鸭相斗为戏的,《三国志·吴书·陆逊传》:“时建昌侯虑于堂前作斗鸭阑,颇施小巧。

”古代小说《赵飞燕外传》中也说过:“忆在江都时,阳华李姑畜斗鸭水池上,苦獭啮鸭。

”晋代蔡洪、唐朝李邕都作有《斗鸭赋》。 这里的“斗鸭”有人认为就是看斗鸭,有人认为是看水中的鸭子游玩,现实上是栏杆上的一种雕饰。

从句式和意境看,理解为雕饰合适。

女主人公心绪欠安,独自靠着栏杆站着,头上的簪随便斜插着,快失踪下来。 勾画出女主人公懒惰的神色,《·卫风·伯兮》中有“自伯之东,首如飞蓬。

岂无膏沐谁适为容!”的句子,有异曲同工之妙。   “终日。

”《开元天宝遗事》记实:“时人之家,闻鹊声皆觉得喜兆,故谓灵鹊报喜。

”从早到晚心中想到的是心上人儿此刻何处?甚么时候才会回到自己身边?喜鹊的再次鸣叫,又勾起她的等候,但谁又知道新的等候不是新的失踪落呢?无须过量说话,只这一句“举头闻鹊喜”就够了,词如水池的涟漪,挫折不竭,最后掀起了一个较高的海浪,定住作结,委婉含蓄,耐人寻味,可以说,这一句是整篇词的一语道破之笔。 谒金门·风乍起赏析二  这首词写贵族在里无法排解和希望心上人到来的情形。

  一开首:风忽地吹起,把满的春水都吹皱了。 这自己就含有象征意味:春风泛动,吹皱了池水,也吹动了们的心。

它用一个“皱”字,就把这种神色确切地形容出来。 因为是春风,不是狂风,所以才把池水吹皱,而还不至于吹翻。

女主人公的神色也只是象池水一样,引起了波动不安的感受。

面临着明媚的春景,她的心上人不在身边,该若何消磨这良辰美景呢?她只好在芳香的花间小路上,手挼着红杏花蕊,逗着鸳鸯消遣。 可是成双成对的鸳鸯,难免要触起女主人公更深的愁苦和,乃至挑起她微微的妒意,感受自己的比禽鸟尚不如。

她不觉写意地摘下含苞欲放的红杏花,放在掌心里轻轻地把它揉碎。 经过进程这样一个细节,深入默示出女主人公心里无比复杂的豪情。

它意味着:虽然她也象红杏花一般美丽、芳香,却被另外一双无情的手把心揉碎了。 这写得何等注意,蕴藏着何等深邃深厚的豪情!简直是写进人物的下意识范围中去了。

  下片写她怀着这样愁苦的神色,一切景物都引不起她的兴致。

哪怕她把斗鸭栏杆处处都倚“遍”(一作“独”。 但“独”字不如“遍”字好),依然是垂头丧气。

这个“遍”字,把她这种难捱抑制的神色邃密地描绘出来。

她苦衷重重地垂着头。 因为头垂得太久,以至头上的碧玉搔头(一种碧玉做的簪子。 《西京杂记》载:“(汉)武帝过李夫人,就取玉簪搔头;自尔后,宫人搔头皆用玉。

”)也斜斜地下倾。 这申明她已捱过一段很长的时刻。

她成天心上人,却一向不见他来。 倏忽,她听到喜鹊的啼声。 “喜鹊叫,喜事到。

”难道心上人真地要来了么?她蓦然抬开端,愁苦的脸上初度显现了的神色。

作者写到这里,便竣事了全词。 在一种淡淡的欢乐中闭起幕,象给女主人公留下一线新的希望。

但读者可以假想:喜鹊报喜事实有多年夜的靠得住性呢?生怕接连而来的,将是女主人公更年夜的失踪望和。

虽然作者把帷幕拉上了,但读者透过这重帷幕,还可以出无限无尽的后景。   这首词的思惟内容,跟花间派词人的年夜年夜都作品也差不多。 可能作者还有依靠,但也不外小我的恩怨而已。 这些都无多年夜价值。

但它那注意、委婉而又精练、活跃的描述手法,值得我们鉴戒。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和《》里的“小楼吹砌玉笙寒”,都是传诵千古的名句。

据马令《南唐书》卷二十一的记实,李璟曾责问:“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吓得冯延巳只好涎着脸皮说:“未如陛下‘小楼吹砌玉笙寒’。

”  (蔡厚示)。